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刀女審/狸央】乾涸沙地

►電影《亂世有情天》(Suite Française)paro。
►部分情節來自電影劇情。
►送給依蘋的她家狸女審。
►完全是大BE不用找謝謝。
►明明兩人都是日本名字卻套用到二戰的德國與法國上,關於這個大BUG請無視。

01.   
    
  他送依央回家。   
    
  在依央的家門面前,他遠遠地眺望著。   
  他總是在相隔一段距離的地方,便停下了腳步,不會再靠近一步...

【合作接龍/刀女審】三日月女審+陸奧女審


►原本是520賀文的東西,接龍文配圖。    
►假設在時空亂流中依蘋家的女審與我家的三日月+女審相遇的故事。    
►依蘋家的女審為:加藤正子 ,自家的女審:飛鳥 。    
►CP為:陸奧守吉行X加藤正子/三日月宗近X飛鳥。

-    

    

 
  
①(依蘋) 
 ...

【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

  01. 
   
   「──真有趣啊。」 
   
   唐突地,壓切長谷部聽到他的主人用百無聊賴的語調這麼說。 
   他先是認為自己還沒有得到主人的允准而垂下頭,因而沒能看見她的表情。 
   「長谷部。」受到這聲呼喚後,壓切長谷部才抬起下顎,將視線放置在那位高貴的大人身上。 
   他看見他所服侍的審神者用無聊透頂的眼神俯視著他。 
   
   她的睫毛濃密而細長,闔上眼瞼時顯得嫵...

【刀女審/狸央】理由(交換文)

  他知道她是誰。
  他知道自己是誰。
  他知道他碰觸的女人是什麼存在。

  他依然冷著臉,心想著他大概一生都無法真正理解這個女人。
  縱使熟稔她的心性、內在,她的每一吋肌膚與表皮下的血肉,他也無法剖開眼前人兒的小腦袋窺視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她是他之主。

  他這一生都不能違逆的存在。
  饒是他與她之間並不存在違逆這個字眼。
  他理所當然會服從她、服侍她,遵循她的每一道命令與每一聲囑咐,可是那又和敬意無關。那與尊敬之類的情緒──無法產生連結。 
    
   指腹滑過她裸露的側腹,眼前的女人發出了輕微的笑聲,微微抬起趴臥著的體軀,挪動了...

【三日月女審】關於三日月闖入審神者澡堂的那件事

   當他拉開女湯的拉門時,他看見他預期見到的少女,而原先預料的反應一件都沒有發生。
     
    「……」
    他服侍的審神者胸部下方的身體都浸泡在水裡,因為霧氣的緣故,幾不可見的曲線三日月宗近也無法透過澡堂的水窺見。飛鳥的長髮並未一如以往綁成高馬尾,而是用毛巾盤了起來,只剩幾綹髮絲散落在頸際,觸到水霧後髮尾因為濕氣而黏附在皮膚上。
    飛鳥原先背對著他,聽到門拉開時與門軌摩擦的聲音才轉動頸子,將面容對向他。
     ...

【刀劍亂舞】刀劍男友力問卷(三日月女審)


 出處:【刀剑乱舞】刀剑主从问卷/刀剑男友力问卷


刀劍男友力問卷 ※乙女向請注意

答題者: 三日月宗近   審神者: 飛鳥 

1,請問你是一般如何稱呼主人的?

  「主上。」
   「在他人面前提及或背地稱呼有時會用『那孩子』、『那丫頭』。」

2.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記得喔。雖然我常常忘記許多事……或者說是那些事情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記住,不過和那丫頭初次見面這件事,目前還是記得的。」
   「她當時對我說她還沒成年。我想也是,怎麼看都還只像小孩子。」
   「雖然她沒有說,不過看得出來她似乎很想要盡快成年...

【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寧寧】無終點歧途


►前作:【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分歧的原點
►交代《分歧的原點》裡審神者死去的過程。  
►與三日月對寧寧的一些回憶。

-  

    01. 
    
   刀和審神者都是消耗品。 

   本來就不該待在前線的。 
   本來就不該來到前線的。 
   又柔弱又無力。 
   脆弱又不堪一擊。 

   但是不在他們身邊,就無法使用刀。 
 ...

【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分歧的原點


01.

  不放棄一切言語而走入緘默,從不離棄希望而將雙手伸向虛空。
  無論從歡愉中榨取苦痛;
  抑或從苦痛中攫取歡愉。

  對一切的想望無欲無求、也不曾從不可能的事物中強取豪奪,她的世界就建構在理想的對立面。
  不在黑暗摸索前進,決不做任何不合理之事。
  所以,要是合情合理,她什麼都做。

  看在那個隨心所欲的男人眼裡,她的模樣大概相當不知所謂吧。

02.

  她原先以為是地震。
  以為是大地在震動,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發現是自己在發抖。
  要是那陣顫抖是源自恐懼就好了。
  要是她真的感到恐懼就好了。

  那個男人壓在她的身體上方,她心想再也沒有比這更老套的姿勢和景象了,連三流的愛情故事最近也很少看到這種...

【刀劍亂舞×安定女審】小短打



  「大和守安定,其實你很色吧?」

  「…………?」
  被主子這樣唐突拋來一句猶如職場性騷擾般的問題,大和守安定聞言,不禁側首思考了好一會,與其說是困窘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更像是對問題與提問者本身感到疑慮。
  畢竟只要看見七深面無表情的模樣,根本不可能產生任何情色與調戲般的聯想,是故他並不覺得困窘──啊,不過要是長谷部那類型的人大概會被這種問題嗆到吧。

  「主,是誰教妳問這個問題的?」
  「為什麼大和守安定會認為是有人教我的呢。」
  「嗯……因為──」他不自覺地彎下身體,湊近比他矮不只一個頭的審神者,一邊思索著該怎麼回答。

  「那我這樣問吧:主,其實妳很色吧?」
  「……『很色』,是什麼意思?...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