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

  01. 
   
   「──真有趣啊。」 
   
   唐突地,壓切長谷部聽到他的主人用百無聊賴的語調這麼說。 
   他先是認為自己還沒有得到主人的允准而垂下頭,因而沒能看見她的表情。 
   「長谷部。」受到這聲呼喚後,壓切長谷部才抬起下顎,將視線放置在那位高貴的大人身上。 
   他看見他所服侍的審神者用無聊透頂的眼神俯視著他。 
   
   她的睫毛濃密而細長,闔上眼瞼時顯得嫵媚,而眼瞼後方的灰色眼睛卻感受不到任何柔媚的色彩,她的眼眸不懷好意地瞇起,並非真正心懷惡意,但實際上卻與真正的惡意相去無幾吧。長谷部心想。 
   主上彷彿真心感到窮極無聊似的,他說不上是對「什麼」感到無趣,或許是他、或許是對所有刀劍、或許是對審神者這個身分──又或者是對這整個世界都感到厭煩了也說不定。 
   可是即使如此,他的主人仍然在笑。 
   儘管眼神毫無笑意,女人還是邊用手指捏揉起自己的髮梢末端,邊帶著笑意對他搭話。 
   
   「怎麼樣,長谷部,你也認為很意思對吧?」 
   「……我不懂您的意思。」 
   「我是說──這樣的日子很有趣呢。」 
   「……」 
   儘管他仍然只從審神者的口吻中感覺到索然無味的情感,壓切長谷部依舊給了肯定的答覆:「如果主上這麼認為的話,那就是這樣。」 
   將壓切長谷部細微的臉部變化盡收眼底後,審神者第一次笑出聲。 
   稱不上悅耳或美妙,甚至絕對不是屬於令人感到舒服的聲音,但在傳入壓切長谷部的耳中就是比什麼都要令他安心的旋律。 
   
   「長谷部你呀,也很有趣喔。」 
   「是的。」 
   「無論如何都會回應我的囑咐這點也是。」 
   「是的。」 
   「會願意為我死吧。」 
   「是的。」 
   「我很喜歡你這點呢。」 
   「非常感謝您。」 
   
   即便──即便他最終仍然只能從那位女性的眼眸與口吻中捕捉到生厭的情感,但因為她給予正面意義的字眼,壓切長谷部仍是將之當作自身的褒美,如數家珍地收下了。 
   她說這樣的日子很有趣。 
   說著喜歡自己。 
   或許有一日還會對世界大加讚賞。 
   
   而就像壓切長谷部自身無論作為付喪神或作為刀劍,沒有一句怨言地成為了她的所有物。 
   他認為世界也就像她的收納品。 
   感覺這個世界,就像是那位大人的玩物。 
   
   沒什麼好動搖的。 
   無論是肯定或否定、讚賞或貶抑,都要將此視為那位大人施予世界的施捨。 
   唯有受她定義,那些事物才有意義。 
   唯有受到她的呼喚,壓切長谷部才能夠感覺到自己乾涸的靈魂受到滋潤。 
   
   
   
   
   
   
  02. 
   
   初次見面那一天,他就理解到他的主人對他沒有任何興趣。 
   甚至整個世界,大抵都沒有任何存在能夠牽動她一絲一毫的情感。 
   
   與她相遇那日,他便對她獻上了忠誠。在她下達主命之前,他就對她奉獻上宰割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力。 
   ──哪怕, 
   ──哪怕一瞬也好,無可救藥的我,都想成為妳的東西。 
   
   最開始的時候,他從主人的面容上看不見笑容。 
   幾縷捲曲的髮絲垂在頸際與胸前,比起美麗更適合妖異這個詞彙般氣質的女性,默不作聲地側著頭直視他,長長的睫毛後方,若有深意的灰色注視加諸於他身上。壓切長谷部在將新主的容貌刻入自身腦海與血肉的同時,也發現對方同樣在打量自己。 
   靜靜聽完壓切長谷部簡潔扼要的自我介紹吸收後,女人才懶散地緩緩開口: 
   「……哦,壓切長谷部啊。」 
   
   ……主的聲音。 
   就連要形容成頹廢都太過溫和,切長谷部難以用他所知曉的任何詞語去形容女人的聲音。 
   如果他未來有機會前往冥府走一遭,或許就會聽見類似的聲音對他輕聲搭話吧。 
   彷彿窺見地獄萬物都隨她而來的景象。 
   
   「是的。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您稱呼我為長谷部,因為壓切那個名字……」 
   他還沒說完,就聽見主人打斷了他。 
   
   
   「說起來,我有允許你站著跟我講話嗎?」 
   
   
   幾乎是在腦袋理解過來那句話的同一秒,他的雙膝立刻著地。 
   「……是我無禮了,主。」 
   他的額頭幾乎貼在地面,前額的髮也跟著貼服在木地板上。 
   然後,壓切長谷部才有生以來第一次,聽見深淵對他呼喚的聲音。漩渦下的黑沼在翻滾,從聚積養分的根部,某個無形之物的枯骸爬上了枝幹,彷彿有某種東西,受到那個深淵的召喚而降臨。 
   「長谷部。」深淵這麼呼喚他。 
   「原來如此。」 
   主人似乎──在笑。 
   「原來你是這種人啊。」 
   
   就算是多麼悅耳的嗓音,都會被那笑聲破壞的笑法。 
   在壓切長谷部對此萌生任何想法之前,他感覺到有個柔軟又冰冷的物體,覆蓋在他的後腦勺上。 
   冰冷的腳趾先是爬上他的後頸,接著一路向上踩踏他的髮,最後她才將些微身體的重量,加諸在他首級上,壓得他微微發麻。 
   「不要緊,我沒有生氣,長谷部。」 
   一面承受著主子重量,壓切長谷部對此,也只是慎重地再度致歉與道謝。 
   女人纖細的腳趾在他的頭皮上磨蹭,讓他產生了某種難以言諭的感受。 
   
   
   他心想,只要在主子面前,他就比什麼都還要低賤。 
   與此相對,他的主人並不認為自己比他人高貴,卻比誰都還要習慣把人當狗。 
   
   
   
   
   
  03. 
   
   「說謝謝您踩了我。」 
   「謝謝您踩了我。」 
   
   
   
   
   
   
  -Fin- 
   
   
   
   
   (起源是因為想創造個魔女型女審而誕生的這篇)

  ……有點微妙的壓切審。 

   
   也說不上來哪裡微妙,不過我本人寫起來沒有什麼爽快的感覺,大概是對長谷部君還用情不深(?) 
   還有魔女小姐也各種微妙。 
   無論是個性啊還是她的想法,這篇什麼都沒有提到,雖然本來就只是試寫而已啦。 
   
   跟飛鳥那時候一樣,魔女小姐的名字還沒想好,想好再說。 
 

评论(5)
热度(23)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