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RWBY×AB/RN】變質之物


 01.Adam/Blake  變質之物
    
   談談愛這種東西吧。 
   即使它的呢喃會粉碎你的夢想,你也必須相信它。 
   就像北風吹撫,使田園荒蕪。 
   能夠為你加冕的東西,也能夠將你釘上十字架。 
    
    
   乾澀的風吹動著Adam的紅髮,他感覺到喉嚨深處一陣乾澀,而與過去的經驗不同,他知曉他現在的乾渴大抵一輩子都無法獲得滿足。 
   那並不是摯愛之人死去的感受,也不是永遠失去深愛事物的空虛。 
   就這層意義上,Blake的逃亡並未削減她在他心中的分量,Blake的背叛也並未消耗一絲一毫他對她的愛意,所以即使Blake已經永遠不會回到自己身邊,Adam也能坦言說他不曾失去她。也不曾忘卻過她的面影。 
   但是,他怎麼也想不起過去他珍惜她的感受。 
   無法與過去的事情產生共鳴。 
   無法與過去的自己產生連結。 
    
   「……叛徒。」 
   他聽到自己嘶聲訴說。 
   那句獸類的低吟並未被任何生命接收,而是迅速地在風聲中消逝淡去。 
   那與原諒無關,也與諒解無關,就連Adam自身,也不將注目點癥結於責備這件事上。 
    
   Adam在那一刻清楚地理解到了,比什麼箴言都還要易於了然於胸,因為那不過是單純的變化、純粹的變質,比起「消失殆盡」這種極端的消除,此刻他面臨的只是一件極為簡單的變化。 
   變化。說得好聽。 
   不過是變異。 
   儘管對於野獸而言,從野獸演化成另一種怪物,在本質上並沒有任何差異。 
   Adam在目視著Blake親手切斷連結,拒絕他、逃離他、離他遠去的那一瞬間萌生的感受,將一生永遠纏繞著他。 
    
   他所深愛的仍然為他所愛。 
    
   他卻不打算再珍惜她了。 
    

    
 02.Roman/Neo  無法變質之物
    
   人類就像鎖鏈。 
   最脆弱的環節弱到什麼程度,他們就脆弱到什麼程度。 
    
    
   Roman不是會高歌意志力萬能的人,也不曾對人類的堅強有其信心──包括他在內。 
   他知曉極限為何,也知道界線這種東西。 
   說白了一點,若要說他認為這個世界是大型垃圾場,那麼他也會不加掩飾地聲明人類也是其中的腐敗物。他並不討厭人類,只是比誰都清楚包括他自己,每個人都是用人皮包覆的腐臭物。 
   知曉這一點並不代表他厭惡如此。 
   猶如他在這個世界上是何等喜愛的自己,和唯二受他喜愛的少女。 
   除去Roman他自己,全世界的所有生命裡,只有Neo一個人,確實地倒映在他的眼球上。 
    
   可是他對Neo的喜愛,並不與他此生的意念作連結。 
   舉例來說,假如他有一天會永遠失去Neo,他大抵也不會賭上他的一切去阻止這件事的發生,他當然會極力避免這件事,但那和要Roman拿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去換取Neo又有所不同。 
   他擁有著Neo、在眾生中最為喜愛著她,也僅此而已。 
   或許Neo對此的反應會有所不同吧--不過在這方面,Roman並不完全了解Neo,他們之間擁有的只是默契,而非根深蒂固的理解。 
    
   那天他Roman一如以往地抽著雪茄,親眼看著Neo用屍體與斷肢並排成一幅地獄繪圖,獻給他。 
   ……老實說,他對這方面並沒有特別異於常人的喜好,Roman沉吟了一聲,最後仍然對Neo道謝,Neo聞言只是歪著頭微笑,好像她其實並沒有向他要求誇獎一樣。 
   Roman嘆了口氣,看見血跡弄髒了她的靴子,他說沒關係,扔了再換雙新的就好。Neo對於鞋跟上的污漬雖然沒有特別不滿,還是點了點頭。她是享受Roman送給她的所有東西的。 
   他舉步離開,Neo跟了上去。 
    
   他沒有──沒有為Neo繫上項圈。 
   沒有枷鎖,沒有鎖鍊。 
   即使不回首,他也知道Neo會跟隨在他身旁。 
   就像鎖鏈這種東西,最脆弱的環節弱到什麼程度,人類就脆弱到什麼程度。 
   他和Neo都不需要這種東西。 
    
   「對了,Neo,那個難搞的女人要我和白牙合作呢。」 
   她側首。 
   「雖然還是帶上妳比較安心,但最近就先待命吧。」 
   她用眼神表達意見。 
   「嗯?不用太擔心,之後會有需要用到妳的時候的,之後拿到軍用機器人的實驗機時,需要妳跟著來。明白嗎?」 
   她點頭。 
   「唉,一堆不讓人省心的事,要我跟那群動物合作……。對了,我有跟妳提過嗎?上次搶劫店鋪時遇到一個拿著巨型農具的紅色小鬼……」 
   他們的聲音隨著足音遠去而消失在街道深處。 
   只有Roman一道人聲的談話。 
   只屬於他們的對話方式。 
    
   Neo收起陽傘,悄然挽起Roman的右手,將身子緊貼著他,一整晚都安靜地聽著Roman抱怨起他對整個城市和手持巨型農具小鬼的不滿。 
   在生命被鐮刀收割前,他們都將廝守。 
   縱使不是不可分離的兩個個體,他們也保留著彼此的位置,直到被驅散前都是如此。 
   因為他們的關係與連結永遠都不會變質,若要有所更迭,那便只會是極端的消除,非得將他們兩人消除其中之一,屬於Roman與Neo的聯繫才會迎來世界上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變化。 
    
    
    
 

-Fin-  



  標題名稱只是做個為這兩個CP對比,其實這兩個CP也什麼好比的,只是剛好想到兩個主題可以套用相反的意義上在AB與RN上而已。

  AB……看完11集就很想寫寫看,Adam的真實性格確實是我會喜歡的類型,老實說我一直都不是AB派的,因為本來對Blake一直沒有太大的好感……只是看完11集後,Blake悲痛的吶喊和Adam的憤怒我就覺得,我…我我我好像可以。
  所以就試著來寫寫看。
  至於RN,就是安定的RN(?)
  我心中的RN就是無比安定的惡棍情侶,不會吵架也不會有衝突,就是一個走去哪另一個就會跟到哪,而本來應該攜手玩弄城市直到最後的惡棍,最後就這樣止步在戮獸吞了Roman的那一晚了。

评论(17)
热度(46)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