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Jupiter×拜冷中心】愛之憎之,慕之唾之



01.

  他深愛她也憎恨她,愛慕她也唾棄她。  

  她擁有一切他所沒有的,他所有擁有的她卻並非一無所有。

  所以他不能明白。
  無論如何都不能理解。

  教育他扶養他疼愛他訓誡他長大的那名女性──他所深愛的、憧憬著的那位高貴的女性,自他兒提時代的記憶開始,一直延續到幾萬年後的如今,在他的面前都維持著那高雅莊重的模樣,不慈祥,且高不可攀,但他卻深愛著那樣的她。拜冷曾經這樣想過,構成母親的基因組合,究竟是耗費了多少億年才誕生出的奇蹟呢?在何等的機率下才組合成這樣一個等同於必然概念的偶然。

  那真是──這世界裡他所見過的,最可悲的奇蹟也是最美妙的悲劇了。




02.

  拜冷天生就作為一名支配者誕生,自然也會伴隨此等天命延續他的人生,拜冷從未深入去想過「他為何生而如此」的緣由,或者說,他並不覺得那會存在著所需要多加思考的餘地,疑惑也好疑問也罷,任何被冠以迷惘概念的情感理所當然不可能存在拜冷意識內的任何一個角落,連絲毫可被黑暗寄宿的因子都不存在──要問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母親是這樣說的」。
  深愛的她所說的任何一切都是世界的真理。
  他在受她支配的狀態下成長茁壯,高貴典雅的女王陛下牽引著他的手,用她的愛豢養她的長子,用她所能使用的任何表達方式讓他明白王族的天命與母親的愛,她教育他,如同普天之下所有的母親,如同她不是貴為京億生命中的最高權貴而只是一個平凡的母親。她給予他知識、教養、禮儀與世間萬物,所以他也理應並不明白沒有她的愛的世界。若是沒有她,他便不可能存在。

  拜冷在那幾萬年的時光中從跟隨她到能夠與她並肩而行的程度,最後繼承她的家業,她讓她一部份的資產全權予以他管理與培養。
  即使他已成長到這個地步,拜冷也從來沒有動過離開母親的念頭,而他也相信母親從未考慮過要棄他而去。
  他是受她養育的長子也是受她豢養的家畜,他愛她像行星自轉一般自然,而他的母親想必也同等地深愛他,否則他們母子間的關係便不可能如此穩固且無可撼動,他了解她如同她理解他,他深愛她如同她溺愛他。即便宇宙下一秒即將毀滅他們的相愛也不可能動搖。

  她高冷高傲,典雅端莊,在她美貌下是一份完整且出色的自我,萬物眾生都不可能也沒有權力去理解她的心緒,行步時的神態比拜冷所見過的任何一個生物還要接近神祉的概念,出浴時,水珠附著於她身上每一吋肌膚的模樣他都覺得只是褻瀆,水再怎麼清澈潔淨也無權洗潔她,因為她原本就是那樣無暇。
  而拜冷又怎麼可能允許任何有機物與無機物碰觸她。

  所以在與她過度的那幾萬年迎來了終結的那一天──拜冷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理解。

  她在哭。
  為何而哭?
 
  她的眼淚玷汙了她的美麗,她的悲傷汙染了她的高潔。
  她的轉變賦予了他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官認知──他的女王陛下正逐漸蛻變成另一個他所不知曉的她──這點比什麼都要讓他感到恐懼。
  而無知總是伴隨著恐懼。

  「我恨透了──我的人生。」

  她的哭訴如同詛咒纏繞著拜冷的身軀,如同惡意侵蝕他的神經與意志,拜冷動搖了,那是這幾萬年來根基首次衍生的潰敗,他對她的愛與堅信不移的信仰首次產生了裂縫。間隙將他們兩個不可分離的個體給隔離開來。
  拜冷看著她。
  一開始只是看著。
  看見母親美麗的臉頰上殘留著的淚痕,拜冷才想起已經有些日子沒有看見她了,用正確的時間來計算,就是約莫七百年左右。
  他在三百年前便耳聞女王陛下近些日子有些鬱鬱寡歡,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事態。母親瞳眸與以往同樣美麗,那美麗的眼睛在與他互相凝視著的同時卻似乎有些失焦,他知道失去焦距的概念與背後的意義,因為那代表向來信任他勝過其他兩名手足的母親不再像以往那樣專注地注視他。

  母親究竟在煩惱什麼?生命的意義?生命的重量?
  他知道這些名詞與概念,但是卻不能理解思考這些應該僅止於名詞的母親。
  活了九萬年以上的她為什麼會在此刻離他遠去?為何逐漸轉變成另一種他不能理解的概念?

  然後拜冷又聽見母親的聲音。
  來自女王的請求。
  那是拜冷有生以來第一次聽見高貴如她的卑微乞求,也會是最後一次。

  「殺了我吧。」
  她說。
  「求求你殺了我吧。」
  她說。
  「我最寶貴的孩子,求你結束我的生命吧。」
  她這樣說。

  拜冷是貪得無厭,甚至曾經有過占有母親所有資產的意圖,如同她所教養的,他成為了一個善於壓榨他人的君主,以此支配著他的臣民──可他卻從未想過要用自己的手冒犯她,或殺害她。
  他恨透了她。
  恨透了這個明知他是如此深愛她卻執意乞求他下手殺害她的可悲愚婦。
  打從心底唾棄著拘泥於螻蟻生命價值的她。
  她明明是憑藉著收成這些家畜的基因才得以延續至今,就像一個人類事到如今卻唐突地同情起餐桌上的牛排,愚不可及且可悲,他並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只是因為同情人類而悲傷絕望,或許還有別的原因,但拜冷已經無法再與她產生共鳴。

  在他人生當中沒有所謂一成不變的生活,自母親退下企業最前線隱居幕後之後,他時時刻刻便與另外兩個弟妹爭權奪勢,每分每秒都在計算收割生命的時機與資產總和,稱不上是刺激高潮或膽戰心驚,但惹他心煩的事情這一兩萬年來都沒少過。
  在拜冷活過的日子裡,唯有他們的相愛未曾改變。
  而如今那份他誤以為永恆的東西,也已經產生了變異。

  她的美好已經不再美好。
  她的完美已經不再完美。





03.

  他明明是那樣深愛著她。





04.

  他深愛她也憎恨她,愛慕她也唾棄她,擁有她也失去她。

  在那漫長也短暫的時間裡,拜冷冷眼看著頹喪流淚的母親,只覺得他大概永遠也不可能理解她的決意,永遠也無法知曉當時她眼淚的涵義。因為他深愛她如同行星運轉與萬物定裡一般自然,如同呼吸一樣理所當然,拜冷的世界就是她,她的世界卻不僅只有拜冷。
  當年的拜冷並不知道若是沒有她的愛,他的世界會變得如何。
  在那個身邊陪伴著她的時代,他也理應並不明白沒有她的愛的世界會是什麼樣貌。

  然後他開槍。


  然後他懂了。





-Fin-




  《朱比特崛起》看完覺得有些微妙(針對劇情),畫面和特效是真的沒話說,流暢度也沒問題。
  但是劇情實在不夠完整,想探討生命的概念卻只點到表皮卻沒有深入,讓人搞不清楚究竟是想要表達什麼。女王陛下之死的謎團給的元素也太少,不能夠完全理解全貌。

  結果看完,我只記得神經病拜冷的母控。
  (PS其實皇族三兄妹根本都是神經病,所以想必女王陛下的個性也實在不太正常)

评论
热度(12)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