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金女主/庫梅/拉二妮菲/劍莫/盾親子】短篇

►「假如被關在不說出喜歡對方之處就出不去的房間」paro。
►金女主/狂狗梅芙/拉二妮菲/劍莫/盾親子。
►金女主的梗是出自:我是盒砸太太的圖
  

-


  【金女主】

  「雜種妳的恩賜來了!來吧!盡情稱讚本王吧!」
  「就是……雖然作為從者性格實在是有點……但ギル來救我的時候……真、真的很帥。」
  「嗯嗯,雜種妳很懂嘛!繼續說!」
  「是個帥哥,呃,戴起眼鏡的時候真是太適合了。我非常喜歡。」
  「嗯嗯。」
  「金、金色的鎧甲看起來很貴,不過ギル穿起來很適合。」
  「沒錯!妳這庸俗的雜種也總算能理解本王渾然天成之美啊。繼續!」
  「……會、會給我糖果這點很棒,ギル的寶具很厲害,可以放很多很厲害的東西,不愧是ギル的寶具。」
  「妳這窮人總算能看到『很貴』以外的優點了啊!沒錯,正因為是我的寶具呢!還有呢?」
  「……洞察力很強……雖然壞心眼但很聰明這點我也很喜歡。」
  「妳很懂嘛。」
  「儘管老是裸體很困擾,不過ギル真的身材很好……」
  「妳看到該看的地方了呢,雜種,看在妳眼光不錯的份上。本王准許妳繼續!」
  「…………唔……ギル的笑聲穿透力很強,很有王者的風範……」
  「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個呢?」

  白野被關在裡面一整天都出不去。





【狂狗梅芙】

  「為什麼不是『要做愛才能出去的房間呢』?為什麼呢?這個房間也太壞心眼了吧?好不容易準備好的潤滑液不是都浪費了嗎?對吧,小庫。」
  「不要問我。」
  「……好吧,退一百步原諒他了。小庫我準備好了~~來吧。」
  「啥?」
  「準備好聽小庫對我的告白啦!不要緊,如果用言語難以表達也沒關係,我準備好了,親嘴示愛也可以喔。小庫~~啾~」
  「……」
  「啊,該不會小庫不想出去吧?想跟我兩個人永遠待在這裡?這樣也不錯呢──好浪漫喔。」
  「……別黏上來。」
  「小庫不告白就出不去呀。不過就這樣一直兩人一起也不錯……必要的時候可以用我的寶具,兩人一起在馬車裡……」
  「……那妳又打算怎麼回答呢。」
  「好多唷。多到說不完。小庫的全部我都喜歡啊。是了不起的勇士、最邪惡也最忠實自己願望的戰士,還有,永遠也不會回應我這點我也喜歡,永遠也不會成為我的人這點我也好──喜歡。我愛你唷,小庫。」
  「是喔。」
  「小庫呢?」
  「是個很麻煩的惡女,又自我中心又不聽人話。…………但是並不討厭。」

  「小庫。」
  「幹嘛。」
  「好棒唷。人家下面濕了。」
  「乾我屁事。」





【拉二妮菲】

  「……只給余這點時間不夠啊。」
  「拉、拉美西斯?」
  「妮菲塔莉的美麗豈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的!余!要以太陽之光輝照耀吾妻妮菲塔莉!在那光輝之下,要以金字塔內所有銘刻讚美的詩歌來歌頌吾妻!不,這還遠遠不夠。區區一個金字塔外殼大小哪寫得完呢。」
  「我想……應該只要講一兩句話就可以出去的。」
  「所以說不夠啊,設計這房間的人都罪該萬死,冒犯了吾妻之美的罪徒們!」
  「……拉美西斯……」
  「怎麼了?妮菲塔莉,莫非覺得身體不舒服嗎?」
  「稍微彎下腰、一下。」
  「嗯?」

  (親)

  「……對不起,在這種時候,我的口才就突然不太好了。因為……拉美西斯的優點太多了,反而很難講出口,只以一個吻表達愛意是不是不太夠呢……?」
  「………」
  「拉美西斯?」
  「………」
  因為妻子太可愛,法老王腦袋當機了一分鐘才回過神。





【劍莫】

  「哼,設計出這房間的人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啊?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亞瑟王的關係,居然敢把我們關在這裡是在想什麼啊。」
  「………」
  「……父上?」
  「雖然我也對這房間的設計頗有微詞,但是為求效率,我們還是快點速戰速決吧,莫德雷德卿。」
  「……喔、喔。」
  「傾聽臣子的諫言也是王者的義務,莫德雷德卿。不用客氣,趁這個機會將妳其他想說的都說出來如何。」
  「呃──呃──我──」
  「難不成我是一個毫無優點也毫無缺點,沒有任何記憶點的王者嗎?我連建樹和存在都沒有留在人民的內心之中嗎……」
  「我、我又沒這麼說!不要自己腦補啦!話說為什麼不是父上妳先說啊!」
  「是嗎。也是,為王也有義務作為臣民的仿效。那麼我就開門見山老實說了,莫德雷德卿──我,沒辦法將妳當作兒子那樣愛妳。」
  「………」
  「我並不明白愛,也很難為情感作定義。但是作為王與臣子我相當的信任妳。即使被背叛過,我能斷言對妳的信賴絲毫不假。」
  「嗯、嗯……」
  「圓桌騎士莫德雷德卿,我喜歡妳。」
  「──嗚!……等等,心臟有點刺激過度……我要先休息一下。」
  「給妳三分鐘。」

(三分鐘後)

  「輪到妳了,莫德雷德卿,我們已經在這個房間浪費了二十分鐘了。」
  「……我……唔……舉例來說……拔、拔起石中劍那時真是帥呆了。還有……永遠那麼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模樣很不錯……不對,應該是說,棒呆了……又帥、又強,永遠走在我們前方。圓桌騎士們私下偷偷推出的手辦系列我也收藏了十幾個,真的好棒啊,尤其是那盤起來的頭髮,還原度很高簡直是極品……」
  「說實話感覺很噁心。而且你們居然私下動用經費推出了那個東西嗎。」
  「咦!?等等,我剛剛什麼都沒說!快忘記!」
  「回去後肅清。」




【盾親子】

  「我就直說了,自我中心、聽不進人話這點真的很討厭。」
  「……那個……瑪修,這裡不是『要說出缺點』的房間……」
  「還有老是誘拐女人這點也是,一逮到機會就下意識的勾引女性引人誤會後再一臉抱歉地拒絕對方,簡直渣中之渣。」
  「……嗚……」
  「我告訴你,要是以為自己稍微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就錯了,還有不准勾引前輩!」
  「那是妳誤會了,我對立香從來沒有……」
  「也是呢,比起主君本人,你對主君的女人比較有興趣。」
  「……嗚……」

  「不過呢,畢竟親子一場。姑且還是說一聲喜歡你,爸爸。」
  「──呃!」
 
  因為殺傷力太強而當場失神三十分鐘的蘭斯洛特。




-Fin-



  很鬧,對不起wwwwww

评论(3)
热度(52)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