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前篇衍伸故事,這次的主角是:紅色的魔女與無名的孩子。
►三觀混亂的魔女故事,慎入慎入。
►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


01.
 
  紅色的魔女偶爾來訪會帶來書籍、偶爾則會帶來她的玩具。
 
  相較於他的母親,紅色的魔女似乎更熱衷於幹一些「人類認為魔女愛做的事」──也就是「魔女的本份」。
  不過他知道,對魔女而言這些比較接近消遣,她們毫無意義也毫無需求,若說真的會有,那也是魔女偶然會出現的──那份毫無道理的食慾。
  他的母親自從養育了他後就幾乎沒有出現過那類食慾了。
  總之,母親的妹妹……那名紅色的魔女就像花俏的女吸血鬼那樣,美麗下賤、活力旺盛,頻繁出入人類世界、翻山越嶺穿梭各種國家與城鎮,與多數喜愛隱居的魔女不同,過分高調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哪天被抓去封印了也不意外」,他曾經聽母親這麼碎唸過妹妹。
 
  然而正是因為紅色魔女的不按常理的活躍,他才能確保人類世界書籍的寶貴來源。
  紅色的魔女今天遞了兩本書給他,書籍類型從不規律,通常都是運氣好燒剩的;同理可證,她偶爾會抓走難得從她造成的災難中,唯一苟活下來的人類小孩。
  「書拿去。」
  「謝謝。」
  他慣例地道謝,接著眼角餘光看見一名穿著破爛、安分站在牆角邊緣的男孩子。紅色魔女抓來打發時間的玩具。
  「妳新抓來的嗎?」
  「不是,之前就在的了。」紅色魔女懶洋洋地玩弄著她的髮尾,「我跟你母親不一樣,我可是很熟悉人類的構造的,這次一定能撐很久。」
 
  他換了話題。
  「妳好像很無聊,我聽說南方的小國毀了。」
  「唔──」她低沉著聲音,不滿地嘟著嘴,「我只是在他們耳邊講個幾句再提供他們一點魔藥而已,什麼都沒做嘛!」
  「嗯。」
  「這次也毀太快了吧,真是的。」
  「嗯。」
  感覺她完全沒玩夠。
 
  「人類的繁殖力很強,妳肯定沒有殺光。」
  「說得像是你不是人類一樣。」她沒教養地竊笑著,紅魔女面容比母親還要年幼些,更像青春洋溢的少女:「是沒有死光。」
  「那肯定南方的國度沒過多久又會再重建了。」
  他說。

  紅色的魔女勉強接受了這個結果。
  「唉,又死了一大片。人類什麼時候才會學會團結呢──」
  罪魁禍首恬不知恥地這麼說。
  「那魔女會團結嗎?」
  一旁始終沉默、忙於解剖獨角獸的母親抬起頭,姊妹對視了一眼。
 
  「不會耶。」
  「從沒聽過會團結的魔女。」
  「就算組團一起放火燒村莊……」
  「到最後也會吵起來變成互相燒彼此。」
  「對對對,我有聽說過,好像是發生在北方的魔女們。」
  「搞到最後一堆人類都趁著魔女互毆的時候逃走了。」
 
  「……說起來那不就是我們嗎!」
  「什麼?是我們?」
  「我們以前住在北方啊姊姊!」
  「什麼──!啊,就是妳那時候燒光我的祭品!還有我的頭髮和衣服!」
  「還不是姊姊先搶走我的獵物!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嗚嗚嗚嗚,我想起來了,那時候竟然用黑魔法把我的下半身全部燒光了,是黑魔法啊黑魔法!我整整一個月沒辦法再生身體,都不能吃東西。」
  「對貪婪的姊姊來說這下場適得其所吧。」
  「惡鬼!惡魔!竟然還把我的上半身綁在樹上風乾,哪有人這樣對自己姊姊的!我那時都不能吃東西好可憐!」
  「我們本來就無法進食啊,不都只是把東西放到嘴巴裡咀嚼而已,根本進不了腸胃。」
  「喔,也對。」
  「所以不需要下半身嘛。」
  「嗯──也有道理。」
 
  白色的魔女歪著頭,一時想不出反駁的話語便接受了這個說法,繼續埋首處理獨角獸的脾臟。母親純白的衣裳上滿是獨角獸的體液與血跡,由於母親的外貌據說以人類的角度更像教會楚楚可憐的修女,每當母親殺起人時看起來比專司切割的屠夫更駭人。
  紅色的魔女將妖精的內臟和頭顱磨成泥狀,接著在上面倒了熱茶,妖精的細胞在死後三個小時內還能保持活化,在她倒下滾燙的熱水時他還能聽到「噗滋滋」的聲音,好似妖精發出了高昂的哀號。
  配著那聲慘叫,紅色魔女優雅地喝了一口又吐了出來。
  「真好喝。」她說。
 
  ──那幹嘛還要吐呢?
  漆黑的孩子什麼都沒問。
 
  站在牆角的人類小孩只是默默地看著。
  沒有人看向他,也沒有人特意留意到他,對他的忽略程度到漆黑的孩子認為這孩子就算逃跑,這兩名魔女也不會將他抓回來的地步。
 
 



02.
 
  紅色的魔女帶回來的孩子有的憎恨她、畏懼她,有的則是愛慕著她。
  被稱作「實驗體8號」的孩子屬於後者。
  「8號」聽說是混入妖精血統的人類子嗣,他是個害羞的孩子,總是直挺挺地站在角落窺視著紅色魔女的背影,有時則是垂下頭盯著紅色魔女的荷葉裙擺瞧。他比漆黑的孩子還要年幼幾歲,漆黑的孩子知道那孩子大概永遠活不到自己這個年紀,紅色魔女帶回的孩子從來撐不過兩年。
  和他與母親的關係不同,「8號」與紅色魔女的聯繫不是母親與子嗣,「8號」也從不叫她母親。
  這兩人與其說是女王與奴僕,更像魔女與老鼠的關係。
 
  「我啊,最喜歡那個女人了。」8號曾經對他附耳悄聲說。
  「噢。」他不知道如何反應,他也喜歡他母親,所以不討厭這種想法。
  「好想和她在一起。」
  「你活不過今年的。」
  「我知道。」8號些微地脹紅了臉,但看起來不像是生氣,「妖精血統……妖精的生命力讓我活久了一點,和我一起的7號和9號都死了。」
  「嗯。」
  「好想和她在一起。」
  「嗯。」
  「唯一在一起的方法只有一起死了。」
  「……?」
  見他一臉不明所以,8號有些雀躍地對他透漏口風:
 
  「你知道嗎?──有殺死魔女的方法喔!」
  「啥?」
 



 
03.
 
  「你是說封印嗎?」
  魔女並非無敵,確實存在著數種封印魔女的方法,自古至今無論是人類、妖精或魔族,都有特定幾種封印魔女的手段。
  「不是,是殺死唷。」
  「……怎麼做?」他問,「用水淹不死、用火燒不死、釘在十字架上、澆上聖水、在心臟上釘下聖遺物、捏碎所有臟器、剖開背脊、吃掉所有粉紅色的大腦、毒物、火龍、大蛇、魔法、詛咒、岩漿、寒冰──都無法殺死魔女,最大的效果僅能封印或停止活動而已。就算有天世界停止轉動、天地失去形狀、風停止呼吸、地形改變、大陸消失沉入海底,即使如此,魔女也不會死去,即使世界毀滅,失去肉體與心智,她們也會依舊存在著。她們是上個紀元、上上個紀元、上上上個紀元遺留下的產物,連她們自己都不記得是怎麼誕生、連她們自己都不知道下葬同類的方法,要怎麼殺掉?」
 
  「你不會要說──用殺死她吧。」
 
  8號呆呆地看著他。
  是啊,不會說出那麼迂腐的想法吧,這個揣測被討論了千百年,從來只在庸俗的愛情小說裡有效。
  讓魔女陷入戀愛──
  讓魔女殺死愛人──
  讓愛人殺死魔女──
  侵犯、搗碎、破壞魔女的子宮──這些都無法殺掉她們。
  就是讓魔女飽嚐絕望,這種情緒也離死亡遠得多。
  8號搖了搖頭,否定了他的話。
 
  「不是的。」那孩子說:「要讓魔女死掉啊,只要讓她們吃飽就好了。」
 
  魔女無論吃下什麼,都無法抵達空虛的胃部,即使沉入胃臟,也會在胃液發揮作用前就消失。
  所以魔女幾乎沒有胃液,生物的自然演化讓她們的身體幾乎失去了這個功能。
  就像一個寂寥的大洞。
  所有東西都會從窟窿中掉出來。
  魔女無法進食,能夠咀嚼任何物質,卻無法消化,她們永遠無法滿足飢餓,一生都伴隨著空虛的食慾苟活。
 
  「……這是誰說的?」
  「她告訴我的。」
  「這樣一來,我的母親──」他今天第一次覺得緊張,隨著動搖漆黑的影子產生了雜訊,在地面的映象中搖晃而模糊。
  「你的母親只是擁有你後便停止了飢餓的感覺,不是吃飽喔。」8號安慰他。
 
  漆黑的孩子這才鬆口氣,恢復思考能力後沉吟一會又說:
  「但那只是個說法吧。」
  「好像是。」8號突然沒底氣似的有些洩氣,「就算真的有魔女因此而死,大概也只是獨自一人死去,沒有旁人可以證實。」
  「而且……又該吃什麼呢?」他說,「就算讓魔女吃下絕望慘死的祭品,也只能讓她們的腦袋產生短暫的快感而已,就像吃毒品那樣刺激大腦分泌出些微的眩暈感。」
  「不知道。」
  「『不知道該吃什麼』不就沒戲了嗎。」
  「是啊。」實驗體8號沮喪地說,
  「對於她這種生物與我這種生物,唯一在一起的方法就只有一起死了,但也無法死成。」
 
  「我甚至明天就不能看見她了。」
  「為什麼?」
  「明天她的下午茶是我的眼球。」
 
 



04.
 
  「你為什麼喜歡她呢?」
  「因為她選擇了我。」
  「嗯?」
  「我原本是個奴隸。」8號害羞地看著自己的腳趾,他這才發現8號的腳踝裸露的皮膚上,有長年被枷鎖覆蓋住的痕跡,那些骯髒的傷痕像黑色的油牢牢崁入皮膚一般。
  「那個鎮的瓦礫裡面,她拖著我出來到陽光下……我是第一次看到那麼鮮豔的紅色。」
  「哦。」
  「整個城鎮都是紅色的呢。」
  「鎮民死成一片當然會這樣了。」
 
  「總之,無論是什麼理由,我很高興她選擇了我。」
  「你有問她理由嗎?」
  「沒有。」8號靦腆地說,「但我想應該是『離我最近』或『看起來好像可以拿來當藥材』吧。」
  「我覺得是你的膚色。」漆黑的孩子不帶感情地說,「小麥色的皮膚讓她可以拿來裝飾後院的圍欄,像布料一樣剪裁過後掛在木錐上。」
  「……哦。」
  實驗體8號臉紅了。
 
 



05.
 
  他與實驗體8號有過那次談話後,不由得問了母親問題。
  他認為相當失禮,卻別無他法,他控制不住自己。
  ──為什麼選擇了他?
  他見識過魔女們的手段,知道魔女大概是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法,將他從人類社會中抽離出來的。
  不過他並不怨恨,也不覺得悲哀。他只是想問。
 
  「『為什麼是你』?」她聽了這個問題,不明所以地側著頭,好像她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費解的疑慮遭致費解的困惑。
  「……沒什麼理由喔。」母親說。
  「不是因為你很特別、不是因為你長得好看、不是因為你有什麼魔法資質、不是因為你當時哭了或是笑了、不是因為你距離特別近。」
 
  放你一條命或收養你一條命或在屠村時特別選擇了你一人那都是──
  「沒什麼理由。」
  母親凝視著他焦油般黑濁的眼瞳,溫柔地微笑著。
 
  「那不需要理由。」
 



 
06.
 
  從魔女的身上無法尋找理由。
 
 



07.
 
  半年後,他聽說那個「實驗體8號」身體的破損程度已經到了無法自行行走的地步,所以紅色魔女來拜訪時,他也沒再看過那個深愛魔女的少年了。
  又再隔了一個季節,他聽說8號逃跑了。
  他感到詫異。
  他曾經在院子和那名少年爭論彼此的魔女誰更美麗,那次爭執甚至讓漆黑的孩子對這無關緊要的玩賞生物湧現了首次的殺意,漆黑的孩子無法想像那名少年會想從他愛慕的魔女手中逃跑,不如說能死在離她最近的地方才是他畢生所願才對。
 
  他沒有問那孩子為什麼逃跑。
 
  他還聽說魔女找到他後,吃了他。
 
 



08.
 
  像是被城牆壓扁的花的殘骸,也像是被數十隻龍輾過的廢墟,根本看不出8號原本的形狀。
  有某些部位像是房子的部分結構,比如壁骨、椽梁和屋瓦,她翻了翻那些瓦片,把自己的手指弄得比自己的顏色更深,變成了一點也不嬌豔的勃艮第酒紅。
  更接近於栗色。
 
  她挖呀挖的,好像挖了一輩子,就像她舔拭8號的臉頰一般,她也伸出舌頭,吸吮著一塊瓦片。
  肝臟的顏色是黑色的,像姊姊飼養的那孩子,就像那孩子一樣的顏色。
  她的舌尖舔到了絕望的味道,含入口腔,這次她沒有吐掉。
  然後緩緩地,讓那片溫暖的肉塊沿著喉嚨滑入食道。
 
  然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真美味。」紅色的魔女歪著頭,在荒野的中央陷入恍惚,不由得染上緋紅的臉蛋沒讓她更加顯得嬌豔可愛,反而讓她看起來像從地獄的裂縫中掙扎爬出的餓鬼。
 
  「但是不行啊,8號。」
  紅色的魔女抱著那些屍體碎片,一邊吐一邊朝著天空大聲嘲笑:
  「我吃遍天下萬物包括你!包括你這廢物!都不能讓我飽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9.
 
  欲雨的陰暗壟罩著沙地,一排雲層低垂著視線壓在碧綠的樹木上,野花和離巢的鳥兒黯淡得如同無夢的酣眠。
  從花園採擷的一朵玫瑰花,落下一片花瓣,於是她乾脆用鞋底將那不幸的玫瑰踩成一幅畫。
  花蕊與尖刺在地上拉出一條長長的痕跡。
  她踩了踩腐爛的果實,穿越陳舊的道路,抵達河岸,褪色的畫面隨著她的離去成形,她是鮮豔的紅色,凡是她踏過之泥濘,都黯淡得好比泛黃退色的相片。
  那是鄉愁。是腐壞的鄉音。
  少女笑聲越過樹叢傳來,汲水的河邊卻找不到一個人影。
  在此岸橫越彼岸,她造了座橋,渡過隔絕土地的河流。
 
  她和姊姊不一樣。
  她沒有豢養孩子的興趣。
  貪婪的姊姊什麼都想要,白色的魔女想要世間萬物、想要生命、想要時間、想要孩子、想要體驗成為母親的感覺。
 
  「實驗體8號」永遠沒有機會知道。
  懷著絕望和生吞活剝折磨殺害的8號不知道,自己是這世上唯一讓紅色魔女懷念起入喉滋味的唯一生物,也是唯一一個被完全拿來食用的特別玩具。
  要是他知道,他應該會開心。
  然而他是伴隨著悲傷與嘔吐而死,只因為紅色魔女張開了陰唇,在他臉上撒尿且極盡羞辱,而失去雙眼且聽力嚴重受損的8號根本不知道前來追殺他的,正是他心心念念、深愛迷戀的紅色魔女。
  魔女的高笑在他不全的聽力裡聽起來感覺只像數隻野狗的咆哮。他以為自己是在被野狗撕碎中死去的。
 
  她到達對岸之後,已經想不起那名曾經深愛她、渴求殺死她、也乞求能被她吃掉的少年,只有吃下他的口感在口腔中懷盪著,遲遲不散去。
 
  「接下來,該去哪裡玩呢──」
 
 



10.
 
  追記:
 
  魔女總是感覺到渴。
  魔女總是感覺到餓。
  魔女進食也無法消化。
  魔女空虛的胃袋永遠無法獲得滿足。
  魔女的口舌僅能咀嚼,食物在抵達腸胃前便會分解消失。
  受盡折磨與屈辱死去的靈魂能夠讓魔女有短暫飽足的錯覺。
  大多情況下魔女不會死去,僅能封印。
 
  火無法燒死魔女。
  水無法淹死魔女。
  讓魔女挨餓無法殺死魔女。
  讓魔女進食無法殺死魔女。
  讓魔女絕望無法殺死魔女。
  讓魔女幸福無法殺死魔女。
  拉出魔女的腸子無法殺死魔女。
  搗爛魔女的腦漿無法殺死魔女。
  磨碎魔女的骨頭無法殺死魔女。
  讓魔女陷入戀愛無法殺死魔女。
  殺死魔女摯愛之人無法殺死魔女。
  被摯愛之人親手殺害無法殺死魔女。
  毒、瘴氣、疼痛、寒冷、灼熱、龍、致死地帶、致命詛咒,都無法殺死魔女。
 
  魔女在吃飽後就會真正死去。
 
  白色的魔女得到了孩子後停止了飢餓的感覺。
  紅色的魔女踏上旅途,尋找能滿足食慾的玩具,她大肆玩樂、遊戲人間──
 
  想幹就幹,想殺就殺,想吃就吃。
 
 
 
 
 
-Fin-
 
 

 

  嚴格來說不合企劃的宗旨了…因為這個孩子沒有長大就死掉了…!
  雖然想過實驗體8號長大後,大概會是個對紅色魔女唯命是從、黝黑又健壯的青年,不過可惜妹妹完全沒有養孩子的興趣……她只為了玩和吃行動。
  無論是「白色的魔女與漆黑的孩子」或是「紅色的魔女與無名的孩子」,都請大家多多指教!我最愛魔女題材了!歡迎大家找我分享感想!

评论(16)
热度(186)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