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白色的魔女與漆黑的孩子。
►三觀混亂的母子故事,慎入慎入。
►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


01.

  她擁有他時已經幾乎擁有了全世界,佔有他的生命則填滿了她生命的缺陷。
  她是從他的父母手上得到他的。
  她遺忘了她是否有得到那對父母的允許,那不重要,那從來不重要。她的意志與他人的意願無關,隨著時日的累積,她也越來越遺忘了該如何與人類溝通。
  但她如今是想得到一個人類的孩子的,是的。

  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
  她的子宮只流出過惡魔的毒瘤。
  而如今,她有了人類的孩子。

  她渴望支配他時就像她支配世界一樣。
  她期待養育他時能像她壓榨世界一樣。
  她是貪得無厭,所以她的子嗣理應亦如是。
  她想讓他見見她是怎麼讓自己成為人類的一場噩夢的。

  ──人類的生命就是一場惡夢。
  她這麼告訴他。
  ──所以你要學著如何成為別人的夢魘。
  ──這樣,你就能夠睡得安穩。
  她這麼養育他。

  她向來這麼養育他。





02.

  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
  魔女的口舌會吃掉祭品,孕育出惡鬼。
  讓他們受盡折磨、在屈辱中死去,越是極盡羞辱與痛苦,便越是能滿足魔女的空虛的胃。

  不過即使如此,那也稱不上是進食。
  魔女空虛的胃袋無論消化多少東西、入喉多少祭品的靈魂,都會在胃酸溶解前消失無蹤。
  她們本能上地拒絕進食,魔女無法進食,那是生理上的缺陷,毫無他法。
  魔女一邊飲盡世間萬物一邊嘔出無辜靈魂的排泄物,那是她們本質上的劣根性;這點她們是有辦法的,卻不想改過。

  她們就如同匍匐前進的混沌、焦黑從地底蔓延的岩漿,走過的每一步腳印,都殘留著高熱的焦油。
  就是只是腳印的痕跡、就僅是她走過的痕跡──也會腐蝕大地、侵蝕地表。

  魔女自災厄的子宮而生。
  魔女的子宮則會生出地獄。
  她們不是地獄的子民,而是孕育地獄之人。
  魔女總是感到飢餓。
  魔女空虛的胃從未獲得滿足。

  擁有那個孩子後,她才第一次飽嘗了吃飽的滋味。

  而受她養育的孩子──也成了惡鬼。





03.

  她最開始很興奮,卻也不知道如何開始。
  她找了些魔女的偏門小點心胃他,所以從人類和野獸那邊挖了眼球,還不過一、兩歲的那孩子卻哭著吐了出來。她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千年前參加的那場足以改變地形的魔女大戰那時也未曾如此失態。

  她拖著長長的白色禮服裙襬,越過山嶺、飛過平原、闖入峽谷,這次她取下了龍的鱗片為她的孩子熬成了熱湯,他只舔了一口,卻差點完全殺死了她的孩子。
  她哭著找來了性質比她還惡鬼的親妹妹熬製魔藥來救她的孩子。
  直到妹妹讓她跪在地上訓了她一頓,她這才知道獨角獸、龍、妖精的翅膀、火鳳凰,都是人類無法進食的東西。

  妹妹以前有抓人類與妖精的孩子來當玩具的經驗真是太好了。





04.

  那年他十歲。
  從他開始能歌唱走跳時,她才感受到了時間的流動。
  太快了,實在太快了,她只覺得像是打了個盹,時間卻已經足夠讓還需要嗷嗷待哺的嬰孩成長成能輕鬆翻過圍牆的生物了。
  她覺得不安、覺得害怕。
  
  她在孩子又試圖跑出她的領地時使用魔法將他綁了回來,她不願讓孩子遇到危險,外面都太多危害了。
  被抓回來的孩子只是低垂著頭,遲遲沒有回應她熱切的視線。
  她不確定這樣個性冷靜卻衝動的孩子會是好事或壞事,與她不同,他的生命只有一次,沒有重來或修補的機會。
  她可以邊打呵欠一邊拔出人類使勁刺入她眼球的長矛、可以一面梳理頭髮一面將被龍撕碎的腸子修補成原本的樣子。
  她的孩子大概連摔下樓梯都有危險。

  太危險了。
  太危險了。
  
  她還要在這片土地殺掉更多的生物,以確保這孩子的安全。





05.

  當孩子二十歲時,她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
  她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抱著他轉圈圈了。
  使用魔法是一樣輕鬆,但不是那種轉法。

  他卻能夠一邊呼喊著她的名字,一邊輕而易舉地將她橫抱起來,像在舉一條鹿一樣。
  「   。」
  他又喚了一遍她的名字。
  ──別這樣叫我!她在他的懷中抗議。
  她一點都不喜歡他用變低沉而危險的男人嗓音呼喊她的名字,那會讓她聯想到以前的事。

  「母親。」於是他改口。
  她輕哼一聲算是默許,將頭顱靠在他胸膛上,讓他服侍著自己。





06.

  她深愛他如同他愛慕她,她佔有他如同他擁有她。
  他們的相愛即便世界停止運轉也不可能動搖,世間萬物在未得她的恩准以前,連介入他們之間的間隙都不能;哪怕是空氣、水珠、與血肉。
  養育他的年歲沒能在她臉上留下時間的痕跡,卻在他的身上刻下了時間的洪流。
  她喜愛他的成長卻也憎恨如此,她將他洗劫一空而置入她的存在,他只能感受到她、只能感覺到她,時間的流逝卻違背她的意願。
  她偶爾總是這樣鬱鬱寡歡。

  某天他外出歸來了,她越來越無法限制他的行動,她有一些後悔教了魔法給他。
  她的孩子在某次郊遊帶來了庸俗的口糧,魔女給人的偏見印象真是惡夢,她以為自己已經糾正過他了,他卻容易受到妹妹造訪帶來的那些人類書籍影響。

  「母親。」他靜靜地注視著她,好似他該為此受到稱讚。

  她探頭看了看她的禮物。
  整個村莊的舌頭都被蒐集在這個麻布袋了。
  這都上個紀元流行過的點心了,她想。

  不過,魔女還是稱讚了她的孩子。

  無論他挖出誰的內臟,將餐桌弄的一片狼藉,她都會帶著慈愛的心情讚許他;無論如何,都肯定他的一切。
  畢竟他受她豢養而活,他的人生就是她影子的延續,肯定他的所有也是肯定她自己,她是那樣寵愛著他。

  她想,這就是當母親的感覺吧。





-Fin-





  不忍說這企劃真是太棒啦-!
  有魔女的地方就有我!

  給個設定→

  白色的魔女
  穿著打扮+身高不太高的關係,外表看起來像清廉潔白的聖女,實際上她鬧起來也是一場惡夢。
  殘念,極其殘念的魔女,跟妹妹相比之下很靠不住。
  漆黑的孩子
  求知慾強,喜歡妹妹帶來的人類書籍。
  全身都是黑的,會這樣是想襯托出母親的白色。
  跟白色魔女一同現身時,他看起來會比母親還要可怕。
  很喜歡母親。
  紅色的魔女/妹妹
  白色魔女的妹妹。
  個性是惡鬼,比姊姊可靠,比姊姊更愛到處玩有人類世界的常識。
  偶爾來拜訪。其餘一切不明。
  其他
  ①白色魔女和紅色魔女還有一個失去聯絡的姊妹,兩人都忘記了輩分到底是自己的姊姊還妹妹,但大概也不怎麼重要。
  ②魔女都記憶不太好。

  大家一起來玩玩嘛(*´ω`)人(´ω`*)

评论(6)
热度(280)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