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Thor×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6


►CP:(錘簡為前提的)簡基。
►2015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嚴格說來,他的確是曾經意圖想要殺了她,兩次。
 
  第一次只能說是針對兄長的挑釁,他對於性格驟變的兄長感到焦躁,而留意到在他身邊的那名女性。他並不能說殺害她便能夠證明什麼,但是要是因為那個女人的死而能夠起到令兄長哀慟的成果,他說什麼也想嘗試看看。
  第二次則是他藉由宇宙魔方親自來到地球的時候。
  在那之前,他透過艾瑞克.賽維,窺視著關於她的資訊以及記憶。
 
  最初是好奇。
  起先是好奇。
 
  那個女人想來若非擁有掌控人心的魔力,想來也必是身上存在些什麼特質,足以改變他的兄長。他於是在那兩年間,斷斷續續地在暗處、在艾瑞克.賽維體內的某個角落,靜靜地匍匐並窺探著她。但實際上觀察後,只覺得那女人的內在普通到令人吃驚的程度。
  堅強的心靈?不受撼動的特質?簡直狗屁。無聊透頂。
 
  於是當他來到密加德時,決定將軍隊引進地球並支配大半部分的地表之後,再親自去殺了她。一如他昔日對兄長所宣誓的那樣。
  他對於那女人的興趣幾乎已經到了終點,他殺害她的意志最終只殘留著針對兄長的惡意。
  而因為某種原因最終淪落到與兄長和那女人同居之後,他對於珍.佛斯特基本的看法仍是沒有改變。
  在阿斯嘉宮殿與她初次正式會面的那時,被她扇了那巴掌頓時令他腦中改變了些許的認知,在他聰敏且狡黠的腦袋內,確實不存在著這份資訊,她比他所預估的有所偏差。珍.佛斯特的視線裡除了憤怒不存在其他,他因為鮮少看到如此純粹的情感而感到稀罕,但也僅此而已。除去他是兄長的女人這點,她對他而言並不特別。
 
  ──所以,這次算是第三次了。
 
  用匕首抵著她的下顎的同時,洛基的記憶裡明確地記載著事情的始末,他當然記得他在方才流逝的幾分鐘內與她的對話,也知道他是出自何種原因而拿出刃物來脅迫她的性命,但他現在不想思考這些。
 
  是啊,他就是這樣的人。他一直以來都是。
 
  索爾.奧丁森為何膽敢放任他的女人孤身與他共處一室?他兄長愚蠢的腦袋事到如今依舊沒有絲毫進步。洛基在這一刻感到無比的欣喜與惡念,他想看要是殺害她,那個男人會露出什麼表情。
  他一直都想知道。
  他從來不曾放棄嘗試。
 
  「……我可並不溫柔,像那個肌肉白癡一樣,珍佛斯特。」
  珍皺起眉,像是極度不悅,但與性命遭到威脅的反應相比還要差上那麼一點,硬要形容之的話,洛基會說那女人像是只感到「困擾」。
  「我知道。」她說。
  「你不會殺我的。」
  「是喔?」
  這股自信是從何而來?
 
  「要是我有任何可以殺死妳的理由,我會毫不猶豫地殺了妳。」
  「這個我也知道。」
 
  「──所以,『現在沒有』吧。」
  珍沒好氣地抓住他的手腕,想要推開他的匕首,理所當然洛基與她的力量差了不只一個次元,他的手腕仍是紋風不動。
 
  「你現在沒有理由殺我,你會下手,有朝一日存在著那份必然的話,我毫不懷疑你會下手,但現在沒有。所以你不會下手的。」
  「……」
  他面無表情地側著頭,觀察著她。
  她又補充:「還有,你妨礙到我做事了,勞菲遜先生。」
 
  「……妳啊,還真的分辨得出來我什麼時候在開玩笑、什麼時候不是呢。」
  他悻悻然地收回了手。
 
  「……我倒是想知道誰分辨不出來?」
  「我哥。」他回答。
 
 
 
 
 
02.
 
  索爾歸來的時候,珍也沒跟他告狀。這點讓洛基覺得很不是滋味。
  ──難道對這女人而言,他的威脅比小貓還不如?
 
  索爾帶回了一隻黑貓。
  而珍.佛斯特看起來對那隻小貓的存在很是欣喜。因為她沒有養過、也沒有提及過,洛基的腦中並沒有珍.佛斯特喜歡貓科的情報。
  面對這個疑惑,珍只是回答:「嗯?沒有說特別喜歡,但也算是普通喜歡吧。」
  曖昧的回應。
 
  索爾說是艾瑞克要他帶回來請珍幫忙照顧一個禮拜、他那另一位科學家朋友託養的寵物貓,珍沒有任何抱怨,一口答應。
  後來有一天,珍.佛斯特抱著成疊的資料堆正要踏過門口,那資料山幾乎高過了她的頭,使她看不清楚前方的視野──她在踩下去的前一刻發現,那隻黑貓就睡在門口,而且還擋在一個絕妙的位置上,手腳不方便的珍跨不過去。
  「洛基,你在室內吧,幫我把貓給移開。」
  「我拒絕。」
  「……」她忍住了翻白眼的衝動,反正那也沒什麼助益,然後她又想到了什麼:「等等……為什麼這隻貓會突然睡在這裡而且我走到這麼近了還毫無反應?你對牠下藥了嗎?」
  「聰明的珍佛斯特真聰明。」
  「你……」她一時氣結。
 
  「踩下去呀。」然後洛基又這麼說,態度怡然自得。「往牠的尾巴踩下去,反正牠一時半刻也醒不過來。」
  「不、不要。」
  「為什麼?」
  「邦妮會很可憐的。」那隻可憐的貓。
  「是嗎?」洛基輕哼一聲。
 
  「妳出次見面的時候就了我一巴掌呢,快拿出妳那時的氣勢來呀,珍.佛斯特。難道我看起來比這隻貓更好欺負?」
  珍冷冷地回答:「不,是你的臉比牠的尾巴更欠揍。」
 
 
 
 
 
03.
 
  他們互瞪了半晌,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是這樣放任時間流逝。
  腳邊的黑貓也仍然沒有甦醒的跡象。
 
  後來是經過走廊的索爾幫忙解決了這個難關。
 
 
 
 
 
 
-Fin-
 
 
 
 
  \整篇都是lokane/
 
  其實我是喜歡錘簡>>>簡基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覺得弟弟與嫂子比較好寫。
  對於Loki怎麼看待嫂子的,我認為就是:
  「我挺喜歡妳的」
  「但隨時殺掉也沒有關係」
  「跟妳相處感覺不壞」
  「不過若有一天有其必要,我是可以殺掉妳的」
   ↑大概是這種感覺吧,這就是我心中的Loki/Jane。

  回到這篇同居系列,2015年這篇part6就是最後一篇了,暫時沒有打算繼續寫下去了。
  原因呢,是因為marvel把錘簡給拆了我太生氣了!!!
  我知道是我女神不想演了,但實在太傷心了我沒辦法再寫下去了,我當年看Thor第一集是這麼愛著這對情侶的說orz

评论(2)
热度(24)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