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5


►CP:錘簡,但Loki戲份很多。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洛基,你當起賊了嗎?」
 
  通常珍.佛斯特在預定時間前提早回到家裡都不會有什麼好事。而今天她一臉怒氣沖沖,關上門也不先脫下風衣便不由分說地劈頭質問。
  原本翹著腿在客廳沙發上閱讀書籍的洛基.勞菲遜好整以暇地闔上了書本。他並不認為這是個好預兆。
 
 



 
 
02.
 
  「這就要看妳說的是哪方面了。」
  「就是『偷』的意思。沒有別的意思。難道我給你的生活費不夠嗎?隔三條街我們常吃的那間餐廳服務生說他從監視錄影帶裡看見杯子漂浮了起來。似乎有個隱形人偷喝了一整杯梅洛葡萄酒,那服務生現在人在教堂裡驅邪──」
  「我要代替這世界上所有承受不白之冤的隱形人發聲,像你們這樣隨隨便便就將神祕案件怪罪到我們身上是不對的。而我敢打賭地球上不只我一個會隱形的物種,我想也許是你們地球的鬼魂生前沒喝夠──」
 
  她根本懶得理他:
  「轉角的那間五金行老闆說老是有一些三極管、積體電路和電子線路板不翼而飛,我本來以為這和你無關,直到剛剛才想起來你上禮拜不就改造了我的儀器嗎?原來材料是從那裡來的。有這種頭腦不要浪費在這種地方上!」
  「妳誤會──」
  「……還有今天史塔克大樓的招牌『STARK』裡的『K』憑空不見了。」
  「嗯,我想大概是有人要祝福史塔克先生死後變成銀河裡美麗繁星的一員的意思。」
 
 
  「──那個『K』現在就躺在我家門口!」
  「哎呀,我就知道有什麼東西忘了。」
 
 
  「──你這傢伙。」
  珍.佛斯特滿腔憤怒的心情不言而喻,但她現在沒多餘的時間跟這名惹是生非的外星人耍嘴皮子。
  「拜託別再做這種事了,給你和索爾的生活費不夠都可以跟我說,好嗎?」
  但洛基只是漫不經心地想著難道連預備對妳惡作劇的道具也要先向本人請款嗎?太愚蠢了。
  「史塔克先生的『K』等索爾回來後請他歸還好了,我要先出門為你的債買單……」
  「啊啊,既然如此,那麼『佩姬的鬆餅屋』和『Starbucks』的帳也順便。」
 
  珍氣得說不出話來。
 
 
 
 
 
03.
 
  回家後珍拉著洛基整整唸了他將近三個小時。上至法律下至倫理道德,最後再從最近洛基搞出的一些樓子全部翻出來數落一遍。
  洛基露出「最好現在快落下顆隕石砸死這女人」的複雜表情,一臉不耐地被迫坐在椅子上聽她說教。
  洛基眼睜睜地看著掛在客廳上的時鐘時針從「III」走到「IV」,最後過了「V」即將抵達「VI」的位置。而在分針即將自轉歸位前,索爾也回到了家裡。
 
  洛基本想著索爾看到客廳的情形應該會識相地先行迴避,他的兄長似乎對他與珍.佛斯特的爭吵顯得十分沒轍,但意外的是索爾.奧丁森這次卻直接進了客廳。
  他看見索爾不知為何也一臉尷尬的神情。
  「……那個,珍?」
  「──先等等,我正在處理你弟弟的家教問題。以及教導他基本禮儀和遵守法律。」
  「呃,我也不願打擾妳……但我覺得應該要向妳報告某件事。」
  「怎麼了?」珍回過頭來,「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拿了便利商店的東西結果沒結帳?」
  「不是的,我沒偷便利商店的東西。」索爾矢口否認。
 
  「但我剛剛不小心把便利商店的自動門撞壞了。」
  「…………」她沉默了一會,才用緩慢且低沉的語調輕輕地說:
  「你們兩個都給我坐好。」
 
  洛基跟著打岔:「妳看看,又不是只有我會──」
  「珍,呃,我真的很抱──」
 
 
  「……我說,給我坐下。」
 
 
  當珍面無表情且極其冰冷地說出這句話後,兩位神祉才察覺了事情的嚴重性。
 
 
 
 
 
04.
 
  「──結論就是我們必須在這裡把這些該死的盤子洗完,將該死的衣服曬完,然後再該死的去幫她出門購物?」
  「閉嘴,洛基,這些都是你害的。」
  「唷,說這句話的人是誰啊?是那個把便利商店自動門撞壞的傢伙嗎?」
  「說真的,求你閉嘴了。」
 
  最後兩人將碗盤洗完後,決定好分配工作──由索爾去曬衣服、洛基則是改變相貌去超市採購。
  索爾並不想再度激怒珍,洛基則是覺得怎樣都無所謂,但他在地球時因為諸多原因畢竟需要顧及到他的兄長及大嫂兩人──主要是方便。他在地球上遇過最為方便好用的人類,第一要屬柯林特.巴頓和艾瑞克.賽維,次之則是珍.佛斯特。
 
  索爾一邊皺著眉從洗衣機掏出衣物再吊上曬衣架,一邊想著在阿斯嘉從沒做過這種事情。雖然尚可說是新奇的體驗,但事實上也只是單純地,他過去畢竟是那名不知人間疾苦的阿斯嘉王子。
  而洛基提著購物袋回家後,珍的憤怒才似乎終於暫且消停了。洛基看見她專注地將注意力集中在瀏覽文件上,暗忖著這又是不知道哪來的新研究,但似乎這些東西總是對平復珍的心情有著優秀的效果,僅次於她與索爾的日常調情。
  「……妳這女人還真敢啊。」洛基邊放下購物袋邊說。
  ──讓兩名神去幫妳跑腿和曬衣服什麼的。
 
  珍只是嘆了口氣,放下文件。臉上並沒有慍怒或不滿的情緒,當然也並非喜悅,那是種非常難以言喻的感覺──像是總被孩子激怒、實際上卻又無法放下孩子的母親。珍.佛斯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無奈表情。
  「時間也很晚了。我要做晚餐了,想吃什麼嗎?」
 
  「一塊一塊的,還有紅紅的,白白的,汁是黑色的那個。」
  「那個一層一層堆起來厚厚一疊的東西。」
 
  「……呃…………紅酒燉牛肉和千層麵是吧,我知道了。」
 
 
 
 
 
05.
 
  再隔天,索爾和洛基大概是鑒於昨日一出門就出事,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門,珍在家裡顧著忙於整理研究資料同樣也窩在家裡。她眼睜睜地看著洛基無聊到邊看著書從沙發上滾到地毯上,再爬到沙發上繼續重複同樣的動作。而索爾則是一直重複著將槌子拋高、接住,拋高、接住,迴旋拋高、接住。
  她望著他們的舉動感覺自己焦慮症都要發作了。
 
  「珍.佛斯特──我好無聊。」
  「我看得出來。」
  「再讓我無聊下去我可能會炸了紐約第二次。」
  「拜託千萬不要。」
  「妳知道嗎?其實我還保有奇塔瑞人的聯絡方式,那東西就跟你們的手機一樣方便。」
  「……誰都好快把這傢伙抓起來吧。」
  「抱歉,珍,我大概幫不上忙。」
 
  「你們只要不惹事都可以到處去晃晃啊,不必在這裡折騰我的沙發,或是玩丟槌子遊戲。像是去看個電影什麼的──」
  索爾問:「什麼是電影?」
  「好像是電視機的放大版本。一種休閒娛樂。」回答的是洛基。
 
  接著室內再度回復一小段的靜謐。
  坐在書桌前的珍停下動筆計算的動作,垂下頭似乎在思考些什麼,最後她抬起頭,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我──將這些工作暫時交給艾瑞克好了,明天我就帶你們去看電影。免得某人又把紐約給炸了。」
 
  「我還是覺得炸了紐約會比較好玩。」
  「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創造一種可以將你的腦袋扔進黑洞裡的蟲洞。」珍生氣地說,卻又不像是真的動了怒,
  「決定了,明天就選個轟了紐約的片子。反正美國電影一天到晚就在炸紐約,其實好像也不差你一個,洛基。」
  「娛樂是炸了自己的國家?……地球人的興趣還真是新穎。」索爾一臉難以接受。
  「──炸了外星人的片子也有喔。」珍輕笑著補上一句。
 
  索爾並沒有發現這句話是個笑點,但因為珍笑了,於是也回以爽朗的笑容。
  洛基則是發現這句話的箇中含意,因而面露有些複雜的表情。
 
 
 
 
 
-Fin-
 
 
 
 
 
  想看Loki被Jane說教於是誕生出來的一篇。

  以下放一些關於同居系列的一些私設:
  1.Thor和Loki會幫忙做家事。Thor細節工作不容易做好,也很容易破壞東西或打碎碟子;Loki打從心底討厭做,但做起來會很上手。
  2.Loki三不五時會失蹤。Thor常常有事不在但行程比Loki規律。
  3.衣服大多是Jane在洗。煮飯也是Jane負責。
  4..地球裡除了Thor和Jane沒有人知道Loki人也在地球。
 
 

评论
热度(14)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