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Thor×索爾珍+微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4


►CP:錘簡,微簡基。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OOC見諒。


-



01. 
   
   夾在婆媳問題之中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感覺呢? 
   索爾一生都不會體會到了。 
   
   但他想,被夾在女朋友與弟弟之間的感受,大抵也不會和那差到哪去吧──至少他現在確實是切身體驗了。 
   
   


 
02
   
   洛基和珍偶爾會無可避免地產生爭執。 
   
   有時候是由洛基刻意挑起爭端。 
   有時候是洛基刻意挑釁。 
   有時候是洛基存心找碴。 
   閒著沒事時以激怒珍為樂。 
   
   索爾在不遠處望著女朋友與弟弟爭吵的畫面發呆,這次的爭執話題似乎是學術性質。他看著珍與洛基互相高速交替夾雜著專業術語與專有名詞──那些他永遠都搞不懂但洛基卻在短短幾個月便從書籍上閱讀並習得的知識──的言語攻擊。 
   珍.佛斯特並不是好戰且攻擊性強的女性,甚至可說沒有特別強的好勝心,她只針對一件事情會產生強烈的反應,便是她的研究。作為一名科學家,那是比她的生命更為珍貴的──她的畢生所學。 
   當洛基觀察到只要針對這點多加攻訐,他的嫂子便有極高的機率會因而和他爭執起來。 
   
   ──已經吵了接近三十分鐘了。 
   索爾望著時鐘煩惱著,猶豫要不要打斷他們。 
   他跟洛基總是沒辦法多吵幾句,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雖然是一起成長的兄弟,但洛基總是比他腦子轉得快且能言善道太多,吵沒幾句索爾就沒有更多詞彙能辯駁──他們在反目成仇之後,也總是動手比動嘴快,事實證明這也比起吵架有效率得多──而索爾也原本就是開打為快的類型。事實上當洛基開始喋喋不休地煩他時,索爾也僅僅只是簡短地回以一句「閉嘴」的狀況更多。 
   
   而珍.佛斯特, 
   完全能跟上洛基的速度。 
   速度,節奏,能言善道,知識,理論,珍一樣不缺。與洛基長時間爭吵的條件一應俱全。 
   就算不聽爭吵內容,光是爭吵時雙方話語交替的速度就讓索爾聽得頭昏眼花。 
   他都忍不住想要個別遞一杯水給他們了。 
   
   他試圖插嘴。 
   「呃,我並不是特別想打斷你們,但是……」 
   「老哥,閉嘴。」 
   「索爾,安靜。」 
 
    雙方不約而同地別過頭來要他閉嘴。 
   
   「……好吧。」 
   
   他開始想幫自己泡杯咖啡了。 
   
   
   
   
   
03. 
   
   接著索爾終於開始在腦袋中整理一下他們的對話,此次爭執的起源似乎是在洛基主張「地球的理論並沒有多少參考價值」而起的。 
   洛基是這麼表示的: 
   「就比方說那個質量守恆定律。我就算不知道那個定律,還是能讓東西消失,而你們的法則也無法解釋我的魔法──儘管你們稱之為科學而我們稱之為魔法,但根本來說系統與構造完全不一樣──比方說現在我也能讓妳的胸罩憑空消失。」 
   「……你敢讓珍的內衣消失,我就將雷劈到你的身上,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洛基。」這種死法倒是符合質量守恆法則。 
   洛基根本懶得理他,但同時還是打消了真的發動魔法的念頭。 
   
   引爆點則是接下來洛基弄壞了珍的儀器。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或者是刻意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弄壞。 
   索爾在試圖安撫看起來似乎快爆炸的珍時,惡作劇之神又再度補了一句:反正這些儀器都是妳親手做的,妳一定還可以再做出一個一模一樣的。 
   ──這句話和當年神盾局的考森探員對她的應對之詞完全如出一轍。 
   
   珍看起來快氣炸了。 
   
   「……你這──」 
   「喔,想跟我打架嗎。」洛基打斷她。 
   他以物理上高了三十公分以上的高處視點俯瞰著被索爾架住的珍,目光睥睨,或者還有譏笑的成分在;珍的模樣與被激怒的貓極為神似,貓毛豎立並拱起背來──對,和小貓咪試圖威嚇敵人的姿態頗為神似。珍看似簡直想衝過去狠狠咬他一口。 
   而抓住這隻小貓、讓她不致於飛蛾撲火的雷神因為鮮少看到女朋友失去理智──或者說幾乎快失去理智──的場面,而亂了手腳,顯然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從背後溫柔但強制性地將珍緊緊摟在自己懷中,限制她的行動。 
   
   但洛基在一旁邊訕笑著邊繼續火上澆油:「妳想跟我打架嗎?妳這小不點。質量守恆法則不知道能不能用在這種情況上?妳少了身高結果有長了腦子嗎?」 
   「…!……!索爾,給我放手。我要宰了他!」 
   「妳冷靜點,珍,冷靜點。」 
   
   聽見這句話,珍突然安靜了下來,索爾感覺到手臂上傳來的掙扎力道也一併消失無蹤。他原先以為她冷靜下來了,欲要開口繼續安撫卻又因為懷裡的珍靜默地回過了首,用他在寒冰國度中也從未體會到的冰冷目光而默默閉上了嘴。 
   「…………放開。」 
   「…………是。」 
   
   索爾放開了手。 
   他思忖著還是先去廚房為自己泡一杯咖啡的同時,也決定放洛基與珍自生自滅。 
   
   
   
   
   
04. 
   
   當索爾回到房間時,看到的畫面是珍趴在洛基的背上死纏著不放。 
   「──你說小不點?那我就騎在你身上──」 
   「我看妳不只身高縮水智力也退化了吧,珍.佛斯特,給我下來。」 
   
   看起來是洛基轉身背對著她想要離去時,珍一口氣踩著桌子跳到了他的背上,接著鉗住他的脖子不放手。而洛基似乎是顧慮著真的將珍甩下來會傷到了她,而僅僅只試圖扳開她的手,但似乎光是強制扳開她的手都會讓她骨折──是故也沒有真的加重力道。這點索爾倒是也能切身體會,在觸碰著珍的身體時,他總是小心翼翼,如同對待易碎物品般,必須溫柔、必須控制力道。他了解他的珍有多麼堅強,同樣地也熟知她的脆弱。 
   「妳是貓啊?還是松鼠?妳打架就像隻老鼠一樣。快從我身上下來。」 
   氣炸了的珍只是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攀附在他身上。 
   若是由另外其他男女做出同樣的姿勢,恐怕看起來只會像是一對感情融洽的情侶──但實際上當然不是這樣。 
   
   在索爾猶豫著要不要再次上前去調解的同時,洛基一邊嘮叨著「該死的小不點」一邊迅速地一口氣向前俯下身,以離心力將只以雙手攀附著洛基頸子的珍朝著前方甩了出去。珍因為他的力道過猛也不自覺放開了雙手。 
   索爾吃了一驚,邊衝上前邊吼著「你別摔到了她」時,洛基銜接上了下一個動作:在珍以頭落地前,一手托著珍的後腦勺,一手抱著大腿──用公主抱的姿勢接住了珍。 
   
   「……我才不會摔到你寶貝的女朋友。」洛基扭曲著嘴角,冷靜地說。雖然配上他被珍給弄亂的髮型以及慍怒的語氣大概稱不上是真正的冷靜。 
   「還給你。」他說。 
   在不落地的狀態下,洛基將珍.佛斯特遞還給索爾.奧丁森。 
   索爾同樣以橫抱的方式接過了她。 
   
   
   
   
   
05. 
   
   「冷靜下來了嗎?珍。」 
   「……嗯,冷靜下來了。」 
   
   珍在他的懷抱中縮成一團,雙手攬著他的頸間,將頭埋在肩膀裡。 
   索爾經歷過方才的亂戰後完全不敢跟珍坦承,事實上他非常喜歡她這樣嬌小依人的身材。 
   
   「我幫妳泡杯咖啡好嗎?」 
   珍輕輕地點了點頭。 
   溫馴地窩在自己懷裡的戀人──索爾十分享受這種感覺。儘管他一次都沒有和珍說過。 
   
   
   
   
   
06. 
   
   那位萬惡之源卻不知道怎麼辦到的,早先一步來到了廚房。 
   「……長了肌肉不長腦袋和沒長身高也不長腦袋,你們還真是天生一對。果然質量守恆定律是不存在的。」 
   「我是不太清楚什麼質量守恆定律啦。不過好像有一個相似的理論叫等價交換──」好像最初是由商品交換衍伸的名詞──索爾喃喃自語著,將前陣子珍說明給他的知識現學現賣, 
   
   「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所以如果我在這裡讓你消失,我大概可以得到永生的安寧吧。」 
   「這項買賣實在太划算了,有點不太合等價交換呢。」 
   「……不要在這種時候一搭一唱的,惹人厭的情侶。」 
   
   洛基將剛泡好的咖啡順手遞給珍。 
   他泡的咖啡總是不加糖,奶精卻放得偏重,和口味偏好苦味的珍不同,也與不管奶精或糖都加得超量的索爾不同──珍並不是很習慣他泡的咖啡的口味。 
   但即使如此,珍還是坦率地接過了那杯咖啡。 
   
   然後在下一秒吐了出來。 
   
   「不要加鹽!你是故意的吧。不要加鹽!」 
   
   
   
   
   
 -Fin- 
   
   
   
   
   
  Jane和Loki爭吵的那段「妳這小不點」與「妳打起架來就像隻老鼠」是出自娜塔莉波曼2011主演的電影《No Strings Attached》裡的台詞,男女主角在吵架時,男主角對娜塔莉波曼說的兩句話。 
   
  因為覺得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就腦補了一下套用在Jane身上是什麼情形。 
  但Thor和Jane又不太會吵架,Jane本來個性就不激烈,Thor也不會對Jane生氣……所以怎麼想,可以和Jane吵架的只有Loki了…這就是本篇誕生的原因。 
   
   應該名成《惡作劇之神受害者事件簿》。
 

评论
热度(19)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