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Thor×索爾珍/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3


►CP:錘簡+簡基。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01.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當奧丁之子牽起她的手時,她總想著,終有一日,她會無法感受到他的觸碰吧。 
    無法再體驗到他的觸摸。 
    無法再讓他牽起自己的手。 
    珍.佛斯特不由得如此作想。 
    終將失去他溫柔地撫摸自己的感觸這件事,讓她感到些微的恐懼。而在這份恐懼油然而生的同時,珍.佛斯特也強行將之壓抑下去。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又或者說,那是相反的,對於索爾而言才是──他有朝一日,會無法再牽起珍.佛斯特的手。 
    無論如何,她一定會先離他遠去。 
    
    那會是多久之後的事? 
    二十年?三十年?還是五十年? 
    最多不會超過一百年的吧。 
    
    於他而言,區區的一百年不過是須臾。 
    但以珍的視點而言,光是兩年的光陰便已讓她煎熬不已。 
    或許對珍.佛斯特而言,那或許稱得上是幸福的了。 
    已經足夠幸福了。 
    
    她直至死為止,都能夠注視著心愛之人直到斷氣。 
  與索爾之間的愛,沒有阻饒與意外的話──大抵亦能夠延續到氣絕為止。 
    
    所以,那個,或許能夠稱為她的「永遠」。 
    珍.佛斯特,這個密加德凡人的永遠。 
    她的永恆。 
    她的終焉。 
    能夠和心愛的雷神攜手直至她年華逝去、衰老、以及步入棺材。 
    
    然而索爾呢? 
    那個阿斯嘉的王子、從北歐神話中走出來的神祇呢? 
    
    她的一生會在他的陪伴下邁入終點; 
    他的終點她卻無法跟隨到底。 
    他的一生會在失去她的情況下,苟延殘喘地、無盡消耗、損耗、如同缺失色彩的視界般地,壓榨般地,那樣持續走下去。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他與她都沒有能耐或資格,去斷言何謂永恆、定義何謂之絕對。定義無法衡量之事乃是愚昧之徒的行為。 
    但是唯有此事, 
    唯有「無法在一起」這件事, 
    無可非議,絕對能夠斷言為永遠。 
    
    「永遠不可能」──「永遠在一起」。 
    
    
  


  02. 
    
    而與他們朝夕想處的洛基理所當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且與下意識逃避這類想法的他們不同。 
    洛基能夠深入去思考, 
    能夠預見他們的下場, 
    喜聞樂見他們的終焉, 
    並對他們的末路樂見其成── 
    
    
    
    
    
  03. 
    
    這一陣子洛基都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他時常從大白天一路睡到半夜才醒來,雖然相較以往,他更常待在家裡了,但基本上還是跟不在是一樣的。 
    珍唯一能確信洛基還在家裡的依據──就是當她正打算使用平底鍋打算煎蛋時,卻發現鍋子的把手變成熱狗此事。 
    她瞪著那個手感油滑的把手許久,一面認真地思考究竟該新買一個或是逼洛基將它變回來──通常選擇後者有額外的風險。 
    
    珍例常地在白天時造訪艾瑞克.賽維的住處,與他一起持續著天體研究,但夜晚回歸時卻是醉醺醺地回家。她從來就不擅長飲酒,酒量也不好。 
    艾瑞克卻自己小酌幾口之後勸她酒──似乎在她造訪前他便已經有些酒醉了。總之,當珍發現自己醉了時已經來不及了。她最後只好打電話給黛西,請她過來一趟載自己回家。 
    珍.佛斯特回家之時已有些筋疲力盡,在連走廊的燈都懶得開的狀況下打開了自己的房門。 
    
    她連衣物都懶得換洗,直接一頭倒在床上,她覺得身體比索爾的槌子還要沉重,意識卻輕如鴻毛──沒多久便沉沉地睡著了。 
    
    甚至沒發現她根本走錯房間。 
    
    
    
    
    
  04. 
    
    惡作劇之神感到十分苦惱。 
    
    「……這可怎麼辦呢。」 
    存在感被完全忽略的惡作劇之神瞇起眼,看著枕邊突如其然出現並在瞬間沉沉睡著的女人,感到深深的困擾。 
    洛基試著叫了她幾聲,從「珍.佛斯特」到「笨女人」到「靴子下的螞蟻」全都試過一遍,但珍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他這才判斷她確實完全睡死了。 
    
    他一方面覺得就這樣放任她睡在自己房間一覺到天明感覺十分有趣── 
    一方面又覺得真的這樣做會害他被索爾拿著槌子追殺。 
    
    ──該選擇哪一邊好呢? 
    
    
    
    
    
  05. 
    
    索爾向來十分珍惜珍.佛斯特──他的女人,他的摯愛,他最為寶貴的生命。 
    但洛基可以微妙地感覺到,他似乎並非那麼在意時間。或者說,索爾對時間的認知和地球的普遍觀念有著決定性的差異。 
    那是阿斯嘉人的通病。種族的差異性在此就明顯地表露無疑。 
    
    索爾大概不認為一百年有什麼大不了的。讓珍苦苦等待的那兩年──即使他確實為無法即時趕回珍的身邊感到抱歉,但對於珍的心情,他永遠也無法感同身受。 
    即便他理應知曉凡人的壽命。 
    他是知道珍.佛斯特的壽命的吧。 
    他該瞭如指掌的。 
    
    他們的愛終有盡頭──而且是在對他而言幾乎可說是眨眼般的時間的──區區那短暫的一百年。 
    
    洛基警告過他。 
    在前往黑暗世界的那天,洛基確實對他下了警告與附加詛咒的嘲諷。 
    那不是出自善意或者好心,洛基的言語流露出嘲笑與他惡意的天性,但卻是出自他口中的所有話語中,難得的毫無虛言。 
    
    你唯一深愛的女人即將離你而去── 
    你無從準備── 
    
    ──和她道別吧。 
    
    
    而索爾.奧丁森, 
    你可曾聽進過? 
    
    
    
    
    
  06. 
    
    「……但你一定知道的吧。」 
    
    洛基喃喃低語。 
    這句話沒有傳入索爾的耳中,也沒有被珍所聽見。 
    
    盯著她的睡臉也看膩了,洛基一臉索然無味地牽起熟睡中的珍的手。 
    ──她的手很小。 
    他忍不住思考著,他的哥哥,那位勇猛的雷神,每每牽起這女人的手時,是不是也有著跟他一樣的感覺──你是怎麼想的呢,我的哥哥。 
    ──弱小、脆弱、稍縱即逝。 
    ──可悲的凡人。 
    珍.佛斯特就給他這種感覺。 
    
    就算以一般人類的平均值而言,她也是屬於弱者的那一邊。 
    想要殺死她甚至用不著他三秒的時間。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就像吐氣一樣簡單──就像踐踏螻蟻那樣輕鬆──洛基可以輕易地用他所想到的任何一種方法來殺死她。他可以因為樂趣、因為好玩、因為無趣、因為無聊──任何一種理由都可以。但太過輕而易舉了,他反而感到猶豫。 
    
    觀察過她毫無防備的睡顏後,他開始把玩起她的左手。 
    手掌的大小。 
    五指的形狀。 
    掌心的溫度。 
    指甲的弧度。 
    
    ──索爾.奧丁森是帶著什麼心情牽起珍.佛斯特的手? 
    
    他理應知曉的那終有一日會化為白骨的手。 
    
    洛基握住她手的力道更加加重了些。 
    洛基與索爾不同。 
    他並不珍惜珍.佛斯特。 
    
    說完全不在乎她是騙人的,更別說他有一陣子都在勤於調查她的身家資料──但洛基未曾重視過她。 
    即便和珍同居了好幾個月有餘,但他對一起生活一千多年的兄長都下得了殺手──又有多少可能性會珍視她? 
    可是,在加重力道的那瞬間,洛基卻突然感到迷惘。 
    他遲疑了。 
    
    而在下一秒,他不自覺再度放鬆加諸於她手上的施力。 
    
    ……啊啊。 
    原來如此。 
    原來是這樣嗎。 
    
    
    索爾每每牽起她的手是怎麼樣的心情──洛基在那一刻切身體悟了。 
    
    
    
    
    
  07. 
    
    翌日歸來的索爾.奧丁森最後在洛基的房間內找到熟睡的兩人。 
    他望著他的女友與他的弟弟睡在一起的畫面, 
    
    在原地呆滯了良久。 
    
    
    
    
    
  08. 
    
    後來在索爾和剛清醒一臉困惑的珍的質問之下,洛基才回答: 
    
    「……我是有想過要叫醒妳或我直接去別的房間睡啦,或是把妳抱回妳房間之類的,但是又突然很想看看早上醒來後看到枕邊人是我時妳會是什麼表情,也想見識看到我跟他的小女朋友睡一整晚的索爾的表情。嗯,現在我看到了。 
    
    ──拜託別用腳踹過來,我寧願妳賞我巴掌。」 
       
    
    
    
    
  -Fin- 
    
    
    
    
    
  很有CP味的簡基挺難寫的,只好寫成這樣。
  

评论(2)
热度(22)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