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2


►CP:錘簡,但Loki戲份很多。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當邪神洛基撞見索爾與珍.佛斯特的親熱畫面時,會採取下列何種行為? 
    
    A.搞破壞。 
    B.出口揶揄。 
    C.將兩人親熱的模樣拍照下來,然後放大後掛在客廳上。 
    D.將熱吻中的兄長的面貌變成自己的。 
    E.以上皆是。 
    
    
  

 
    
    
  02. 
    
    索爾當天終於忍無可忍地向自家弟弟抗議。 
    
    「拜託你至少把掛在客廳上的照片給撤下好嗎?」 
    「我以為你們喜歡這樣。」 
    「怎麼可能!還有拜託你別在我們接吻時使用魔法,珍看到我的臉變成你的臉時,嚇到當場賞了我一巴掌。」 
    
    「嗯,看到你被打我還挺開心的,但既然被打的是我的臉,感覺心情又挺複雜的。」 
    「沒人在問你的感想!」 
    
    
    
    
    
  03. 
    
    珍與索爾外出已經三日未歸,洛基雖然也時常失蹤得杳無音訊,但輪到自己被獨自放置於空無一人的家中卻覺得格外不滿。 
    簡言之,他悶得發慌。 
    ──無聊得要死。 
    正當他開始認真盤算乾脆先用魔法放火燒了整棟建築時,他卻突然地停住了正打算施放魔法的動作,並將注意力集中在聽覺上。 
    
    他聽到聲音。 
    
    緊接著在五秒後,傳來了玄關鑰匙開鎖的聲響。  
    珍.佛斯特回來了。 
    
    當她進入家門後,正想進入客廳順手打開電燈時,卻發現室內早已經有個背對著她坐在沙發上的人了。 
    洛基頭也不回地說,「女人,妳回來了。我那位哥哥呢?」 
    珍揚起眉。 
    「就說了別叫我『女人』──索爾被艾瑞克留下來了,不過大概他還是可以很快就回來了,你知道的,畢竟他可以用飛的,而我只能開車……對了,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認得妳的腳步聲。」 
    「喔,」珍略感驚訝,邊褪下在室內就使她略顯悶熱的大衣,「你居然已經認得我的腳步聲了。」 
    「當然了,因為每天晚上都在聽。」洛基上揚了語調。 
    
    珍停下動作。 
    
    「……每天晚上?」 
    「每天晚上。」 
    他此時終於將頭轉向珍的方向,「比方說妳半夜起來上廁所的聲音啊、或是半夜爬起來找零食的腳步聲之類的,雖然不能說每個晚上都會聽到,但頻率還挺頻繁的呢。啊,妳別在意,阿斯嘉人本來就比你們聽覺靈敏。」他暫且忽略了自己其實根本不算阿斯嘉人的此事。 
    「等等,你半夜不睡覺聽這個作什麼!」 
    他壓根沒在聽:「說到這個,妳最近爬起來吃零食的次數還挺多的呢,地球的女性是不是一到入冬的季節,就會產生這種覓食行為?還有,我不確定索爾是不是明明每個晚上都知道妳爬起來卻佯裝不知。不過儘管我哥對女性的身材不會太介意,妳還是別太勉強他的好──唔。」 
    
    珍將原本背在肩上包包朝他的臉上扔了過去,卻被洛基輕而易舉地接住了。 
    
    「哎呀,惱羞成怒了。」 
    
    
    
    
    
  04. 
    
    當天晚上當索爾和珍在被褥裡正待要就寢時,索爾從珍口中得知傍晚發生的這件事後,只是笑了笑並將珍攬進自己懷裡。 
    「珍,妳知道嗎?每個阿斯嘉人都有幾十噸的力氣。」 
    索爾將話語近距離地從珍的耳畔輕聲送入,她整個身軀都埋入他的懷中,額頭靠在他的胸膛上。 
    不僅能聽到他的心跳聲,此刻連他的喘息聲也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不用在意的,只要沒有超過十噸以上,珍的體重對我而言都不是問題。」 
    珍.佛斯特微乎其微地嘆了口氣,她在索爾的懷抱中安分地依偎著他,此刻卻有些艱難地開口, 
    
    「那個,怎麼說呢,索爾。」 
    「嗯?」 
    「以科學的角度而言,你的發言非常正確。」 
    
    「但作為一個女性…………我實在高興不起來。」 
    
    
    
    
    
  05. 
    
    在隔壁房間裡,將耳朵貼近牆壁,從頭到尾都將這段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的洛基心想著:「這算什麼愚蠢至極的情侶對話啊。」 
    
    「……下次乾脆錄下他們在床上時的畫面,然後寄一片光碟給神盾局算了。」 
    他喃喃自語著。 
    
    
    
    
    
  06. 
    
    她在翌日清晨甦醒過來時,毫不意外地發現自己仍被那對強壯的臂膀摟著。 
    
    ──幾十噸的力氣? 
    
    珍想著昨晚的對話。 
    如果真是擁有幾十噸的力氣,那麼為何當他擁抱自己時、當他牽起她的手時、當他捧起她的臉頰,俯下身親吻時──她都從未感受到一絲一毫的壓迫感呢? 
    如此強悍卻也如此溫柔。 
    他怕是在碰觸她時,當真是將她是視作玻璃工藝品般看待。 
    
    後來索爾睡眼惺忪地勉力瞠開眼睛,發現懷裡的女人不知為何專注地凝視著他。 
    他開口想問,卻被珍的一吻給退了回去。 
    
    索爾瞇起眼,望著在懷中探頭、向上仰視他的女人寵溺地笑了。並拉起珍的手,讓彼此十指相扣著。 
    
    「……索爾的手真大呢。」她比較著彼此的手掌,笑著說。 
    「是珍的手太小了。」 
    
    就連扣著她的手指時,他也都從來不敢在如此纖細嬌柔的她身上多施加任何力道。 
    
    
    
    
    
    
  -Fin- 
    
    
    
    
  這一篇的洛基因為哥哥和大嫂都不在家找不到人惡整所以很不開心,但兩人回家後又被閃得很不爽。 
    
  OOC請見諒。 
   

评论
热度(17)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