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文アル×太宰司書】想自殺的吸血鬼與暴力修女

   
►吸血鬼paro。 
►挺莫名其妙的一篇… 

 
   
  
01初次見面   
    
  「虧妳區區一個人類能夠抵達我這裡呢……聽好了,我正是三大天王之一,稱號『赤之羽鳥』的天才吸血──」   
  砰。   
    
  奉命前來收拾佔據教會「某個紅色妖怪」的修女看著眼前的畫面,一時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在受命出發後,直到她抵達目的地一天前,教會又臨時捎來更改任務的指令,將「殲滅指令」改為「收服」。   
  ──『考慮到之後可能也有什麼用處,情況允許的話先不要殺掉,先俘虜吧。』   
    
  修女低頭看著被FN-FAL槍托打暈、連自我介紹都沒來得及說完的吸血鬼,他全身上下的衣裝配件全部由黑色與紅色組成,彷彿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是吸血鬼似的。   
  「這弱到爆的傢伙哪裡會有地方需要用到他的……」   
    
  從這天開始,展開了暴力修女與柔弱吸血鬼的愉快冒險物語。   
    
  (※大致上太宰吸血鬼都躲在修女身後,完全是個拖後腿的。)   
   

 
    
02人物介紹   
    
  暴力修女(・_・):綽號「雪」(太宰吸血鬼擅自取的)。聽命於教會,武力值S,消滅妖怪時通常只用FN-FAL處理。類似少年漫畫可靠的男二類型。   
    
  太宰吸血鬼(๑•̀ω•́ ) ノ:楚楚可憐的女主角。自殺志願。以吸血鬼來說實力只有B-,沒什麼卯用,但是生命力A+。嘲諷S。   
    
    

03日常   
    
  靠著太宰治不知道又去哪裡挑釁而衝來的狼人集團,由於溝通失敗,修女便用隨身攜帶的自動步槍掃射而莫名其妙殲滅了一團不在名單範圍上的妖怪。   
    
  躲在樹幹後方、包裹得密不通風的吸血鬼在平息之後才悄悄現身。但仍然只站在陰影處發聲:   
  「啊,結束了嗎?那群該死的狼人混蛋。」   
  「……這已經是這禮拜第三起了。」修女壓低聲線,罕見陰沉地斜睨著後方那名無所事事還成天找事的吸血鬼,這名同居旅伴除了不斷吸怪給她打以外毫無用處,而且這名自稱想尋死的吸血鬼,逃跑以及閃躲技能簡直高到不可思議,完全把麻煩事都丟給她處理。   
    
  太宰治像是沒聽見她說話似的:   
  「修女小姐真是好厲害啊……完全不需要聖水和聖物就能消滅妖怪呢。」   
  「……」   
  「還是說其實聖水那種東西在這年代已經沒什麼用處了呢?」   
  「……不是。」修女環顧四週,確認周遭已經淨空後才終於轉過身子回答他。「聖水和聖物的效率和作用是大得多。以消耗來看子彈是很貴,然而聖水實在取得不易、聖遺物教會不會輕易提供、更不可能用在你們這種小妖怪上。」   
  「哦──原來是這樣啊。」   
  ……你好歹也是妖怪多少弄清楚自己相關的事吧。她忍住吐槽的衝動,又說:   
  「總之,甚至不需要加持過的銀子彈,用一般的槍彈對普通的妖怪就有效果了。」   
    
  事實上,她眼前就站著一個被木製槍托就當場打暈的白痴。   
    
  「話雖如此,也請你不要隨便去找其他妖怪的麻煩,只會浪費我的子彈在這些不在名單的傢伙身上。」   
  「我知道了,修女小姐,我會努力注意的!」   
    
    
  話說完隔天的太宰治又不知道從哪惹來一群貓妖朝她哭喊著:   
  「修女小姐救命啊!是貓咪!我不想要被貓殺死這種死法啊!」   
  她差點將槍管轉向他一槍打死他了事。   
   

 
    
04教會的反應   
    
  『自從你跟那個紅紅的吸血鬼一起行動之後,報告顯示妖怪的殲滅率上升了20%呢。妳暫時繼續帶著那隻吸血鬼吧。』   
  「………………等等。」   
    
  『這是命令。』   
  「…………是。」   
   

 
    
05親友的反應(吸血鬼三大天王之二)   
    
  「什麼啊,太宰你還繼續和那個修女在一起?」坂口安吾詫異地說。   
  對於親友不按常理出牌的舉動理應習以為常的織田作之助忍不住也開口:   
  「雖然從以前偶爾就覺得你看女人的眼光很奇怪了,這次竟然看上神職人員……」   
    
  太宰治聞言,閉上眼睛陶醉地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   
  「我跟她初次見面的時候,就感覺到心頭一緊,頭昏欲裂,感受到瀕死般的悸動……這種感覺以前從來沒有過!說不定這次終於是本命了……!」   
  「不……你是真的差點被她用槍托K死了沒錯……」   
  織田作搖了搖頭,與坂口安吾對望一眼,決定放棄這名他為數不多卻也瘋瘋癲癲的友人。   
    
   

 
06日常邀約   
    
  「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沐日光浴死掉呢?修女小姐。」   
  「沒有。而且人類曬太陽不會死。」   
    
  「那麼我想吸妳的血可以嗎修女小姐?一點點就好。」   
  「不可以。」又問:「沒事幹嘛吸我的血?」   
    
  「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曬太陽死掉了呢!」   
  「去死吧。」   
    

    
07意外的興趣   
    
  「雪──」   
  「說過好幾次了我不叫雪。而且雪這個名字到底是哪來的?」她環顧自己身上的特徵及配件,理應沒有一處白色可以令這個吸血鬼聯想到雪。   
  「那是我一本小說裡角色的名字。」   
  「……你有在寫小說?」   
  「對呀,雖然身為吸血鬼,但其實我偶爾有在寫小說喔。人類的讀物真是有趣而且充滿魅力呢。」太宰治愉快地說著。   
    
  「以前還寫了一本書叫作《吸血鬼失格》──」   
  「你的確是吸血鬼失格沒錯。」   
   

 
    
08續上   
    
  「雪有在看書嗎?」   
  已經放棄糾正他亂叫名字的修女沉默地拿起FN-FAL,包含手槍握把的扳機組掛在機匣下方,彈匣釋放紐的前方,她將它拆下來分解以利保養與維修。太宰治興致勃勃地看著她的動作。   
  「沒怎麼看。」   
  「哎呀,真是可惜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吸血鬼顯得有些憤慨,   
  「書籍可是人類的結晶呢!」   
  「不是人類的你在那邊大放厥詞什麼。」   
    
  「……說到這個,以我看過的書來說,芥川老師真是小說之神啊!啊,不過沒怎麼看書的修女小姐應該不知道這個人吧。芥川龍之介。」   
  她停下打開潤滑油的動作。   
  「他是我們教會裡的神父。」   
  「什麼──!」太宰治聞言忍不住放聲大叫:「吸血鬼現在信教來得及嗎!?」   
  她決定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   
    

    
-Tbc?   
    

   
  今天收了太宰散策的衣裝,實際拿到後看了一眼就跟朋友說「感覺好像可以寫個吸血鬼paro」「既然是吸血鬼paro那就配個暴力修女吧」
  接著跟朋友聊著聊著就突然蹦出來的暴力修女X想自殺的吸血鬼的神奇故事。

  其實只是試寫性質的東西。
  這對小情侶換個paro怎麼也這麼智障是怎麼回事…! 

评论(4)
热度(19)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