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三日月女審】關於三日月闖入審神者澡堂的那件事

   當他拉開女湯的拉門時,他看見他預期見到的少女,而原先預料的反應一件都沒有發生。
     
    「……」
    他服侍的審神者胸部下方的身體都浸泡在水裡,因為霧氣的緣故,幾不可見的曲線三日月宗近也無法透過澡堂的水窺見。飛鳥的長髮並未一如以往綁成高馬尾,而是用毛巾盤了起來,只剩幾綹髮絲散落在頸際,觸到水霧後髮尾因為濕氣而黏附在皮膚上。
    飛鳥原先背對著他,聽到門拉開時與門軌摩擦的聲音才轉動頸子,將面容對向他。
     ...

【刀劍亂舞】刀劍男友力問卷(三日月女審)


 出處:【刀剑乱舞】刀剑主从问卷/刀剑男友力问卷


刀劍男友力問卷 ※乙女向請注意

答題者: 三日月宗近   審神者: 飛鳥 

1,請問你是一般如何稱呼主人的?

  「主上。」
   「在他人面前提及或背地稱呼有時會用『那孩子』、『那丫頭』。」

2.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記得喔。雖然我常常忘記許多事……或者說是那些事情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記住,不過和那丫頭初次見面這件事,目前還是記得的。」
   「她當時對我說她還沒成年。我想也是,怎麼看都還只像小孩子。」
   「雖然她沒有說,不過看得出來她似乎很想要盡快成年...

【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寧寧】無終點歧途


►前作:【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分歧的原點
►交代《分歧的原點》裡審神者死去的過程。  
►與三日月對寧寧的一些回憶。

-  

    01. 
    
   刀和審神者都是消耗品。 

   本來就不該待在前線的。 
   本來就不該來到前線的。 
   又柔弱又無力。 
   脆弱又不堪一擊。 

   但是不在他們身邊,就無法使用刀。 
 ...

【RWBY/官方訪談翻譯】關於Roman與Neo的關係?

►訪談還有講到其他人和其他設定等等。
►但是因為我只對Roman和Neo有興趣,所以只翻了Roman和Neo相關的。
►另外我真懶得聽影片,就直接看了並翻譯日文逐字稿了。(好像也不是逐字,就日文版本的訪談重點整理)

《第一支影片》

49:00 Q: ニオとローマンの関係は?
Roman和Neo的關係是?

Gray: 面白いキャストに渡りが付いたので、キャラを作る必要があった。より端的に言えばもっと悪役キャラが欲しかった。ローマンに手下が欲しかったし、ロボ戦の後で脱出する展開のために必要だった。ローマンの下にいる弟子で、場合によっては逃がしてやることのできる人物。...

【RWBY×Roman/Neo】微小說


  01.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妳能體會遭到蠶食鯨吞的感受嗎?」  
    搖頭。  
    「那便如此吧。」他說,「妳我只需貫徹始終作為掠奪方即可,親愛的。」...

【RWBY×Roman/Neo】說謊癖


00. 
    
     他對幸福這兩個字沒有什麼想法,也沒有特別想追求的念頭。 
     他知道那個名詞的定義,也僅此而已。 
     既不嚮往、也不厭惡,沒有任何好惡可言。 
     就連他注視著那名跟隨在他身邊多年的少女時,他也從未聯想到那個詞彙過。 
    
     他慣於說謊的習性究竟範圍延伸到了哪裡──他...

【Crimson Peak×Thomas/Lucille】短打


  ──Thomas、Thomas。
  ──親愛的Thomas。
  我願我能一生都保有你。
  我亦希望你也能夠一生都擁有我。
  因為我是你的東西,而你也是我的所有物。

  你會上斷頭臺。
  我會上絞刑臺。
  
  ──你明白的吧?親愛的Thomas。
  若我們不互相擁有彼此,我便會在失去你的同時也剝奪了你佔有我的權力。這世界上不存在著任何事物足以將你與我分開,沒有任何人有這種權力,這世界沒有人能夠介入我們兩個之間。哪怕是纖毫的間隙、空氣、時間。
  我唾飲著你的唾液也將我的自我注入至你的體內,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共享彼此的人生,往後亦然;親吻著你的時候我試圖奪走你的空氣,它們怎能...

【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分歧的原點


01.

  不放棄一切言語而走入緘默,從不離棄希望而將雙手伸向虛空。
  無論從歡愉中榨取苦痛;
  抑或從苦痛中攫取歡愉。

  對一切的想望無欲無求、也不曾從不可能的事物中強取豪奪,她的世界就建構在理想的對立面。
  不在黑暗摸索前進,決不做任何不合理之事。
  所以,要是合情合理,她什麼都做。

  看在那個隨心所欲的男人眼裡,她的模樣大概相當不知所謂吧。

02.

  她原先以為是地震。
  以為是大地在震動,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發現是自己在發抖。
  要是那陣顫抖是源自恐懼就好了。
  要是她真的感到恐懼就好了。

  那個男人壓在她的身體上方,她心想再也沒有比這更老套的姿勢和景象了,連三流的愛情故事最近也很少看到這種...

【刀劍亂舞×安定女審】小短打



  「大和守安定,其實你很色吧?」

  「…………?」
  被主子這樣唐突拋來一句猶如職場性騷擾般的問題,大和守安定聞言,不禁側首思考了好一會,與其說是困窘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更像是對問題與提問者本身感到疑慮。
  畢竟只要看見七深面無表情的模樣,根本不可能產生任何情色與調戲般的聯想,是故他並不覺得困窘──啊,不過要是長谷部那類型的人大概會被這種問題嗆到吧。

  「主,是誰教妳問這個問題的?」
  「為什麼大和守安定會認為是有人教我的呢。」
  「嗯……因為──」他不自覺地彎下身體,湊近比他矮不只一個頭的審神者,一邊思索著該怎麼回答。

  「那我這樣問吧:主,其實妳很色吧?」
  「……『很色』,是什麼意思?...

【RWBY×Roman/Neo】枉費的尋覓


00.  
    
  I only have the man.  
  And someone took him from me.

01.  
    
  有些事是即便Roman不說出口Neo也能立...

【戲言×西潤】時間收斂,替代可能


 
  01. 
    
  「我說潤,妳真是沒用。」 
    
  聞言,哀川潤壓抑著怒氣,停下啜飲茶的動作,控制著握著茶杯的力道以免將這個自己挺中意的杯子捏碎。 
  「……一大早講這句話是那麼想死嗎?」 
  「我昨天去看了一部電影叫什麼來著的,嗯,那個《Lucy》──」 
  「──你竟敢背著我去看電影啊──」 
    
  不理會她的打岔,西東天對女兒的憤怒視若無睹,繼續說下去: 
  「裡面...

【Reborn×雲京】流淌於體外之物


00.

  他不喜歡溫熱的水,他從不喜歡讓熱流碰觸皮膚、流淌過身體的感受,即使那熱度不可能碰觸雲雀恭彌的內在,不可能薰染他靈魂的一分一毫,然而僅僅只是碰觸外殼也不可以。 
  他不可能容許。 
  因為殼的概念不是源自於假象。 
  殼不是外衣,不是鎧甲。 
  那是當剝開外殼就可以明瞭的事情。 
   
  所以雲雀恭彌總是用冷水洗滌自己,不是因為喜歡寒冷抑或享受冰涼的感覺。 
  僅僅只是因為最低限度,他只容許這個。...

【Bleach×藍雛】永不綻放之花01



00.  
   
  他知道她再怎麼深愛他也無法背叛屍魂界。  
  所以他原先才打算殺了她。  
  所以他自始至終只問過她一句話,  
   
  ──跟我走吧?雛森君。

01.  
   
 ...

【Bleach×藍雛】光陰延續的日子


01. 
  
  「……雛森君?」 
  當他這麼輕聲呼喚時,沒有得到回應。被叫喚的對象沒有對他的聲音做出反應。 
  他轉動原先正對著書桌的上半身,回過頭。 
  他一點也不意外她又睡著了。 
  
  雛森桃並不是個完全缺乏警覺心的女孩子,而是在經年累月的習慣下,她的精神與意識層面,只要與他有所接觸便會極端地鬆懈下來。更確切地說,只要對象是他,雛森桃便會徹底鬆懈所有戒備、解除任何被稱作警戒心的柵欄。她在他面前,就是那樣毫無防備。 
  所以,在他的寢室內聊著聊著便不知不覺睡著的情況並不罕見,不知是從什麼時...

我真的好懶得搬舊文啊啊。

青桃、里佩、雙神什麼的……數量雖然不是說特別多,不過全部搬來也挺累的。

索爾珍+洛基的那個同居系列也……

【Bleach×藍雛】豢養

00.
  
   妳永遠也無法理解我。
   正因如此,妳才能活下去。

01.
  
   他一直在想再次與雛森桃重逢時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因為他從來表現出來的都不是完整的他,想必完整無缺的藍染惣右介也不曾存在於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因為天下雖大,卻沒有任何一個媒介足以顯現他的存在。
   他擁有多種面貌多種姿態,只要他希望他便是千變萬化難以捉摸的狡黠生物,具備壓倒性的存在感卻擁有複數層面難以深掘。他向來為所欲為到令人歎為觀止的程度,他也從來不讓自身侷限在特定一...

【Bleach/藍雛】小段子


  「你有養過寵物嗎?」 

  藍染惣右介冷不防地開口。 
  無間的黑暗壟罩在他們之間,理所當然只寄宿著黑暗的空間,話語卻流淌在空氣中。 

  與藍染交談的對象沒有開口回話,僅有靈壓些微地有所反應。那個人向來沉醉在自己的孤獨中,或許會對他沉浸在自我世界的時光被叨擾而感到不悅也說不定。將藍染惣右介嘴、單眼、單耳解開束縛的人是那個人,但身上沒有像藍染那樣遭到重重封印那個人自身卻反而完全不願意動用自己的唇舌來回應。 

  藍染惣右介將那靈壓的微小起伏視為那人的回答,逕自將話題接續下去: 
  「原來沒有嗎?我有喔。」 
  對方沒有回答。 ...

【Frozen×HA】初次見面

00. 
   
   你厭惡錯誤也憎恨錯誤, 
   你亟欲逃離也亟欲擺脫。 
   你並不深愛之卻對之依存, 
   你若不仰賴之便無法苟活。 
   你擁有之也失去之,你逃離之也追隨之。

01. 
   
 ...

【Jupiter×拜冷→女王】罪孽與愛相伴《下》


  
13.
  
   Because no one understood the universe as you did.
   Because no one understood me as you did.

14.
  
   「──若是你母親是那樣教導你,難怪你會那樣痛恨她。」
   聽見她這麼說,他也沒有動怒,只是將目光移到她身上。
   他的聲音氣若游絲也同樣堅定:
   「我愛我母...

【Jupiter×拜冷→女王】罪孽與愛相伴《中》


   
   05. 
   
    「死了就什麼都不是了,而生命在即將死去前才會綻放其價值。」 
    「妳──不正是需要藉由觀賞那些即將凋零的生命才有辦法確認自己存活的實感嗎?」 
    「需要透過他人的毀滅──方能窺視自身的存在。」 
   
    「母親,妳──」...

【Kingsman×Valentine/Gazelle】純粹



01.  
 
  Gazelle的純粹是建立在對Valentine的忠誠之上,而Valentine的純粹則是構築在他對自己的信仰上。  
 
  這並非直指Valentine是個自戀的人,但他確實對自己深信不疑。  
  Valentine身為一個天才,她甚至可以說這似乎是在統計學上不可忽視的必然性,但她想Valentine的人格塑成會發展至斯,肯定還有其他更為異常、更為難以用理論與統計解釋的原因。  
 
  Gazelle為Valentine空蕩蕩的酒杯添酒。  
  她名...

【Jupiter×拜冷→女王】罪孽與愛相伴《上》



01.

  他能夠敏銳地察覺他人心中的陰暗面是因為他心中也有同樣的東西。
  根植泰塔斯體內的扭曲不是一日生成,自然令他有足夠的時間培養那份敏銳,並讓他足以辨別與他的本質相去不遠的東西──「東西」。他絕對不會將之稱之為人心。
  絕不輕易暴露於公眾之下、潛伏在更裏層的某種事物,他的敏感讓他對此有所警覺。警戒著眼前的生物。
  「那傢伙」還以為沒有人察覺。
  「那傢伙」太過傲慢了。

  「母親死了。」

  泰塔斯最開始聽到拜冷森冷的聲音時,還沒能反應過來。不,他是有所反應,所以在得知噩耗時才連忙趕來這個星球,他們三兄妹的那位高貴的母親葬送於此──為了確認這是否屬實,他才趕來母親的身邊。
  「喔,這樣啊。」
 ...

【Jupiter×拜冷中心】愛之憎之,慕之唾之



01.

  他深愛她也憎恨她,愛慕她也唾棄她。  

  她擁有一切他所沒有的,他所有擁有的她卻並非一無所有。

  所以他不能明白。
  無論如何都不能理解。

  教育他扶養他疼愛他訓誡他長大的那名女性──他所深愛的、憧憬著的那位高貴的女性,自他兒提時代的記憶開始,一直延續到幾萬年後的如今,在他的面前都維持著那高雅莊重的模樣,不慈祥,且高不可攀,但他卻深愛著那樣的她。拜冷曾經這樣想過,構成母親的基因組合,究竟是耗費了多少億年才誕生出的奇蹟呢?在何等的機率下才組合成這樣一個等同於必然概念的偶然。

  那真是──這世界裡他所見過的,最可悲的奇蹟也是最美妙的悲劇了。

02.

  拜冷天生就作為一名...

2 / 2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