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金女主/庫梅/拉二妮菲/劍莫/盾親子】短篇

►「假如被關在不說出喜歡對方之處就出不去的房間」paro。
►金女主/狂狗梅芙/拉二妮菲/劍莫/盾親子。
►金女主的梗是出自:我是盒砸太太的圖

-

【金女主】

  「雜種妳的恩賜來了!來吧!盡情稱讚本王吧!」
  「就是……雖然作為從者性格實在是有點……但ギル來救我的時候……真、真的很帥。」
  「嗯嗯,雜種妳很懂嘛!繼續說!」
  「是個帥哥,呃,戴起眼鏡的時候真是太適合了。我非常喜歡。」
  「嗯嗯。」
  「金、金色的鎧甲看起來很貴,不過ギル穿起來很適合。」
  「沒錯!妳這庸俗的雜種也總算能理解本王渾然天成之美啊。繼續!」
  「……會、會給我糖果這點很棒,ギル...

閒談,一些自己平常在玩的遊戲

【刀劍】


本命三日月宗近大和守安定包丁藤四郎。其他比較喜歡的:亂藤四郎、髭切、石切丸、小狐丸、今劍、加州清光。

CP吃刀女審,非CP的話喜歡前主+刀男的組合。

跟艦娘差不多同時期開始玩,但是玩得不太認真(容易膩),差不多是認真玩3個月再放置play3個月的程度,練度也很普通。目前算是又放著長草了…等清光極了再叫我回去orz


【文豪與鍊金術師】


本命萩原朔太郎太宰治、尾崎紅葉、泉鏡花。

門派喜歡尾崎一門、北原一門、無賴派。

還沒玩之前第一眼先看上了鏡花,偏偏這傢伙給我最後一個來;玩文阿魯的第一天就喜歡上了廢人到不可思議的朔太郎(朔真的好可愛QQ);之後寫文司書才漸...

【魔女集会|合誌】殺死魔女的唯一方法《宣傳》


►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幫忙點推薦、宣傳會非常感謝!!
原創孩子X魔女合誌
►首販於灣家2018.05.26 ICE 5 攤位O12(Night Flight~夜間飛行)
►接受通販,詳情往下!

►通販數量統計時間2018.05.18為止,本子寄出時間為2018.05.27之後◀



【書名】殺死魔女的唯一方法
【性質】原創孩子X魔女、女性向BG、魔女養育孩子的異色物語 *有微獵奇描寫
【價格】台幣200(台灣通販多加NT60)、人民幣43(僅可用支付寶付款、且運費另計)
【作者】森扉夜行泉濂沫澱
【封面繪者】KOKOEN
【詳細規格】繁體字|A5直式右...

【魔女集会|合誌】試閱 X 4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三人合誌。
►書名:《殺死魔女的唯一方法》
►本書一共收錄:白色的魔女、紅色的魔女、綠色的魔女、灰色的魔女。
►以下放入這四篇的片段試閱,其中白色魔女紅色魔女前半段是已經公開在網路上的,後半段則是新的劇情。
►本子詳情請看→

-

①沫澱|白色的魔女  

01

  她擁有他時已經幾乎擁有了全世界,佔有他的生命則填滿了她生命的缺陷。
  她是從他的父母手上得到他的。
  她遺忘了她是否有得到那對父母的允許,那不重要,那從來不重要。她的意志與他人的意願無關,隨著時日的累積,她也越來越遺忘了該如何與人類溝通。
  但她如今是想得到一個人類的孩子的,是的。

  魔女的子宮只能誕...

雙神本

在整理書櫃時突發奇想來曬一下我自己收藏的雙神本



↑最後一本是我自己在2015出的原作向雙神本,只在灣家販售過。

150P,厚度大約這樣:

沒想到雙神本多年下來也收了23本左右了…

我大都是偶爾想到才去虎穴之類的地方掃掃,所以很多作者的本子沒收齊,錯過就錯過了(つд⊂)

【腦髓地獄十題】

01.受飢餓養育的潰爛人體

02.勉強縫合的臟器裂口

03.乘載碎肉的船隻停駐港口

04.從空洞的眼窩窺視深淵

05.腦髓融化成一灘方糖

06.潛伏於內臟深處的嘆息

07.排泄物填滿庭院

08.蟬鳴淹沒墳土下的呻吟

09.甜膩而腐敗的魔女香氣

10.腸子彼端聯繫著你


-


  朋友要我試著弄弄看、心血來潮的產物。

  使用時請附上來源,其餘可隨意取用。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系列第五篇。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三觀混亂的魔女故事,慎入慎入。
►紅色的魔女與無名的孩子。

-

01.
 
  在實驗體8號的兩顆眼球都好端端地留在它們原本位置前、在他與漆黑的孩子相識,比那還要更以前──那時8號被紅色的魔女帶回來不久,他曾經和紅色的魔女有一段「出遊」。如果那能夠稱得上是出遊的話。
  9號和7號都留在屋子裡,實驗體8號在出門的那一刻還有些罪惡感,但那兩人反而還鬆了一口氣。那兩人顯然並不想和紅色的魔女長時間相處。
 
  8號笨拙地跟隨著紅色魔女的腳步,穿越荒野與平原...

【Gintama×雙神】夜兔們的日常(生子paro)


►生子PARO。
►短篇試寫。

-

00.
 
  前略。
  夜兔族的那對兄妹生了孩子。

01.
 
  在躲避來自星海坊主的約略第99次的追殺之後,神威與妹妹好不容易將孩子養大到可以對來探望的阿伏兔說出「兔叔,你看起來又更顯老態龍鍾了」這種莫名艱深的冷言冷語了。
  他們的六歲女兒既不像神威、也不像神樂,連夜兔族特有的破壞力也不像他們倆,比起時常大戰三百回合(各種意義上的大戰)的兄妹二人,他們的女兒比起自己發動戰爭或加入混戰,更傾向於在一旁看著他們父母打鬧邊喝茶。除了偶爾造訪的阿伏兔外她沒有其他玩伴,大多數時候她都是一個人堆著積木或翻閱圖畫書。
  由於神威與神樂在童...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


►系列第四篇。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三觀混亂的魔女故事,慎入慎入。
►白色的魔女與漆黑的孩子。

-

01.

  「我說,妹妹──」
  「嗯?」
  紅色魔女聽到姊姊的呼喚而回過頭。

  「我現在才發現妳的眼睛是漂亮的碧藍色呢。」
  「啊,那個啊……」
  「我想要。」
  「……?──等…!」
  當紅色的魔女意會過來時,白色的魔女已經將食指與中指深深地、深入她的眼窩中,以她來不及反應的速度,將她的左眼給挖了出來。

  「我的眼睛是喝了魔藥才變色的啦!妳這女人挖什麼挖啊!」
  紅色的魔女怒不可遏,手掌摀著自己眼窩的...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


►系列第三篇。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白色的魔女與漆黑的孩子、紅色的魔女與無名的孩子。
►這次是短篇集X4,魔女與孩子們的日常故事。
►三觀混亂的魔女故事請慎入,雖然這篇還好。

-

01.採購

  白色的魔女提議要去城鎮購物。
 
  「是去燒掉城鎮嗎?」
  「不是,是去採購。」
  「採購人類的眼球嗎?」
  「不是,是買白麵包和乳酪。」
  「白麵包是指人類脂肪特別多的部位還是……」
  「不是,我真的只是想要普通的上街購物沒有要到處抓嬰兒來吃啦!你這孩子的偏見到底是哪來的?」
  「書上寫的……」
 ...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前篇衍伸故事,這次的主角是:紅色的魔女與無名的孩子。
►三觀混亂的魔女故事,慎入慎入。
►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

01.
 
  紅色的魔女偶爾來訪會帶來書籍、偶爾則會帶來她的玩具。
 
  相較於他的母親,紅色的魔女似乎更熱衷於幹一些「人類認為魔女愛做的事」──也就是「魔女的本份」。
  不過他知道,對魔女而言這些比較接近消遣,她們毫無意義也毫無需求,若說真的會有,那也是魔女偶然會出現的──那份毫無道理的食慾。
  他的母親自從養育了他後就幾乎沒有出...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


►系列: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魔女的胃袋無法獲得飽足魔女的體液流入深淵魔女的唇舌貪婪成癖魔女的眼球窺視著陰穴
►白色的魔女與漆黑的孩子。
►三觀混亂的母子故事,慎入慎入。
►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

01.

  她擁有他時已經幾乎擁有了全世界,佔有他的生命則填滿了她生命的缺陷。
  她是從他的父母手上得到他的。
  她遺忘了她是否有得到那對父母的允許,那不重要,那從來不重要。她的意志與他人的意願無關,隨著時日的累積,她也越來越遺忘了該如何與人類溝通。
  但她如今是想得到一個人類的孩子的,是的。

  魔女的子宮只能誕生出黑暗。
  她的子宮只流出過惡魔的毒瘤。
  而如今,她有了人類的

【Thor/Jane/Loki】小段子


01. Loki與Jane
 
  「我說你啊,為什麼突然又跑到地球來了。」
  「不行嗎?前女友。」
  「別用那個稱呼叫我。」
  「有什麼不好的——聽說妳跟我哥分手了不是嗎?說真的我沒在分手現場把整段過程錄起來真是太可惜了其實我從以前就很想看妳跟我哥吵架。」
  「拜託你閉嘴,洛基。」
 
  「喂,前任。」
  「………」
  她不理他。
  「珍佛斯特。」
  「……幹嘛。」
  「那妳要不要跟我算了。」
  她把口中的咖啡一口氣噴到他臉上。
 
  「……妳的厭惡表達方式還真奇特。」
  洛基翻了白眼,彈個手指為自己受咖啡液之難的臉部作清潔。
  「阿斯嘉沒有精神病醫師之類嗎……我覺得你...

【文アル×太宰司書】白的死去僅是一瞬

01.
 
  翻頁的手指從書頁夾縫間滑落,吹撫過的風嘎然而止,說到一半的話語突然傳不進耳膜,風鈴在敲響第一聲清脆的音節後便失去功能,哭啼的孩子們轉為暢笑,突然想不起鼠尾草的拼音,白牆龜裂的紋路中,無其意義的描繪終結於突起的疙瘩,蟬永遠沒有機會從土壤中爬出,出門覓食的螞蟻永遠走不回巢穴,你看著前方,卻向後邊走去。星星落了下來,月亮開始啃食自己,同心圓的線條亂成一團,本應有起伏的波浪卻拉成了直線。羊群仇視青草,狼嚎、關節摩擦的聲音混雜在一起,人的語言結成方糖,融化在水泥中。
  世界開始失去既定的形狀,框架一切的邊緣起始於溶解,互相背離喪失原形,喪失原形的型態又持續失去現有的形態。
 ...

【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02


前一篇:【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

►性格惡劣的魔女女審,閱讀注意。

-

01.

  某個不怎麼風和日麗也毫無雅趣可言的午後,廊道上佇足著一個女人與她的刀。

  「長谷部。」
  「是。」
  「我要睡午覺。」
  「……是?」
  不明就裡的壓切長谷部還沒來得及理解主子的意思,那女人便用毫無耐性地語調繼續說:
  「所以你給我坐好。」
  壓切長谷部挺直身子:「是。」

  女人毫不客氣地側躺在他的膝上,壓切長谷部在他猶豫該怎麼調整姿勢才能讓審神者躺得舒服點前,她便懶洋洋地隨意讓長髮披散在他的膝與下方的木地上。
  「……」
  「……」
  他之主的頭顱倚靠在他的大腿上,臉部對著庭園,從長谷部的視角只看...

【Thor×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6


►CP:(錘簡為前提的)簡基。
►2015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嚴格說來,他的確是曾經意圖想要殺了她,兩次。
 
  第一次只能說是針對兄長的挑釁,他對於性格驟變的兄長感到焦躁,而留意到在他身邊的那名女性。他並不能說殺害她便能夠證明什麼,但是要是因為那個女人的死而能夠起到令兄長哀慟的成果,他說什麼也想嘗試看看。
  第二次則是他藉由宇宙魔方親自來到地球的時候。
  在那之前,他透過艾瑞克.賽維,窺視著關於她的資訊以及記憶。
 
  最初是好奇。
  起先是好奇。
 
 ...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5


►CP:錘簡,但Loki戲份很多。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洛基,你當起賊了嗎?」
 
  通常珍.佛斯特在預定時間前提早回到家裡都不會有什麼好事。而今天她一臉怒氣沖沖,關上門也不先脫下風衣便不由分說地劈頭質問。
  原本翹著腿在客廳沙發上閱讀書籍的洛基.勞菲遜好整以暇地闔上了書本。他並不認為這是個好預兆。

02.
 
  「這就要看妳說的是哪方面了。」
  「就是『偷』的意思。沒有別的意思。難道我給你的生活費...

【Thor×索爾珍+微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4


►CP:錘簡,微簡基。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OOC見諒。

-

01. 
   
   夾在婆媳問題之中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感覺呢? 
   索爾一生都不會體會到了。 
   
   但他想,被夾在女朋友與弟弟之間的感受,大抵也不會和那差到哪去吧──至少他現在確實是切身體驗了。

02
  ...

【Thor×索爾珍/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3


►CP:錘簡+簡基。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當奧丁之子牽起她的手時,她總想著,終有一日,她會無法感受到他的觸碰吧。 
    無法再體驗到他的觸摸。 
  ...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2


►CP:錘簡,但Loki戲份很多。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當邪神洛基撞見索爾與珍.佛斯特的親熱畫面時,會採取下列何種行為? 
    
    A.搞破壞。 
    B.出口揶揄。 
    C.將兩人親熱的模樣拍照下來,然後放大後掛在客廳上。 
  ...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1


►CP:錘簡,Loki是來煩嫂子和大哥的。  
►2013年《Thor2》剛出時腦洞的三人同居設定。
►雖然是舊文,但突然想到於是放上來了。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01.   
     
   「……我的褲子呢?」

  雷神索爾、邪神洛基與天文學家珍.佛斯特的某日同居日常,是從邪神洛...

【刀劍亂舞×石切女審】鳥與獸也是同樣


►一個瘋瘋癲癲的少女與淡定的石切丸爺爺的故事。

-  

01. 
     
  她拉開門後,起先是看到一條蛇。

  她想她是看到了一條蛇。

  但是她並不試圖逃開,反而朝著那個物體伸出了手。
  而在她的手指真正碰觸到那個爬蟲類的前一刻,那條細長、又不自然蠕動的生物卻轉而纏繞住她的手臂。
  ──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似乎是覺得好笑,也真的笑了出來。

  她反手抽出右腰側隨身攜帶的一把戰術刀,刀柄比刀身還要長上一些。和如今主流所受青睞的折刀不同,她一直都只喜歡固定刃的匕首。 
  刃部97mm,...

【七原罪×班伊】欲強奪之物


►2015年的舊作。
►盜賊X小姐paro。

01.   
    
  「你是壞人嗎?」   
  「是盜賊喔,我是盜賊班。」   
  「那是什麼?」   
  「我的名字。」   
  「為了什麼而來?」   
  「強奪。」...

【文アル×太宰司書】想自殺的吸血鬼與暴力修女

   
►吸血鬼paro。 
►挺莫名其妙的一篇… 



01初次見面   
    
  「虧妳區區一個人類能夠抵達我這裡呢……聽好了,我正是三大天王之一,稱號『赤之羽鳥』的天才吸血──」   
  砰。   
    
  奉命前來收拾佔據教會「某個紅色妖怪」的修女看著眼前的畫面,一時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

【文アル×太宰司書】池中瀕死之物

01.
    
     半夜被敲門聲吵醒,她用敲擊木板的頻率判斷來人是誰,睡眼惺忪地打開房門。渾身濕漉漉活像棄貓的太宰治映入眼簾時,她就知道他又自殺了。
     太宰治可憐兮兮、縮起身子由下往上窺探的視線令她心生不悅,那是種油然而生的煩躁感,就像目睹一件已經重看過上百次的電影情節,而自己還要被迫注視著不斷再上映的畫面。
     她沒有過問。
     也不想知道這次又是誰把他救上來,大概是織田作或者其他人──無論如何,都無所謂了。
 ...

【文アル×太宰司書】七夕短篇

01.   
    
  她為了轉換心情結束晨間的公務後,伸了個懶腰,腳步昏昏沉沉地來到庭院散步。   
  司書在庭中遇到了欲言又止的中原中也與織田作之助,他們兩人看似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彼此交換了視線後,將話又吞了回去。   
  「……?」   
  她有些困惑,最終仍是什麼都沒有問,慣例地朝著池邊走去。   
    
  接著她看見湖中飄來一具浮屍。  ...

【文アル/太宰司書】倚身已深


00.   
    
  倚身薄膜。   
  溺水者在蔓延燃燒的藍色火焰之中,如身陷篝火般揮動臂膀。   
  火海湧動著。   
  遷徒。逃亡。遷徒。逃亡。   
    
  就像焦炭一般求求你收容我吧。   
  就如焦炭那般求求你丟棄我吧。   
    
  ...

【Gintama×雙神】死物的囁嚅01


►原作向,但設定在一個謎之時間軸。
►我家雙神一直很暴力,請見諒。
►中間或後面會開車。
►時甜時虐的。初心是想寫甜的。

00.   
    
  我愛妳。他對妹妹說。   
  妳還記得嗎?   
    
  我記得你討厭我。她回答。   
  我永遠記得。...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番外》(R)



  兩年後的兄妹番外開車文。
  結果新坑被我擱著了先打個番外…只是想寫寫難得想溫柔一下結果卻被嫌棄的哥哥(?)(自作孽啊)

  →POPO
  → 網盤(至血至親至愛全篇+番外)
   密碼:anigaku

  如果連結失效或是無法點請通知我一聲,謝謝~

【雜談】談《荒謬》與神威與雙神

【閱讀筆記】卡繆的荒謬哲學《薛西弗斯的神話》    


  重讀了一次《薛西弗斯的神話》,試著用荒謬主義來談談神威。   
  嗯……都是一些無意義的、邏輯貧乏的個人廢話而已,無須認真!

   
► 『……舞台有崩塌的一刻。起床、搭電車、在辦公室或工廠工作四小時、回家用餐、上床睡覺,依著相同的規律,日復一日從週一到週六;大部分時間人都可以輕鬆地循著這樣的軌道前行。然而,一旦某天浮現了「...

1 / 3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