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澱

泡澱/沫澱/沫物。

沒什麼特別可以介紹的。
BG主食/GL微量/重度女角控/防腐劑。

【Gintama×雙神】夜兔們的日常(生子paro)


►生子PARO。
►短篇試寫。

-

00.
 
  前略。
  夜兔族的那對兄妹生了孩子。

01.
 
  在躲避來自星海坊主的約略第99次的追殺之後,神威與妹妹好不容易將孩子養大到可以對來探望的阿伏兔說出「兔叔,你看起來又更顯老態龍鍾了」這種莫名艱深的冷言冷語了。
  他們的六歲女兒既不像神威、也不像神樂,連夜兔族特有的破壞力也不像他們倆,比起時常大戰三百回合(各種意義上的大戰)的兄妹二人,他們的女兒比起自己發動戰爭或加入混戰,更傾向於在一旁看著他們父母打鬧邊喝茶。除了偶爾造訪的阿伏兔外她沒有其他玩伴,大多數時候她都是一個人堆著積木或翻閱圖畫書。
  由於神威與神樂在童...

【Thor/Jane/Loki】小段子


01. Loki與Jane
 
  「我說你啊,為什麼突然又跑到地球來了。」
  「不行嗎?前女友。」
  「別用那個稱呼叫我。」
  「有什麼不好的——聽說妳跟我哥分手了不是嗎?說真的我沒在分手現場把整段過程錄起來真是太可惜了其實我從以前就很想看妳跟我哥吵架。」
  「拜託你閉嘴,洛基。」
 
  「喂,前任。」
  「………」
  她不理他。
  「珍佛斯特。」
  「……幹嘛。」
  「那妳要不要跟我算了。」
  她把口中的咖啡一口氣噴到他臉上。
 
  「……妳的厭惡表達方式還真奇特。」
  洛基翻了白眼,彈個手指為自己受咖啡液之難的臉部作清潔。
  「阿斯嘉沒有精神病醫師之類嗎……我覺得你...

【文アル×太宰司書】白的死去僅是一瞬

01.
 
  翻頁的手指從書頁夾縫間滑落,吹撫過的風嘎然而止,說到一半的話語突然傳不進耳膜,風鈴在敲響第一聲清脆的音節後便失去功能,哭啼的孩子們轉為暢笑,突然想不起鼠尾草的拼音,白牆龜裂的紋路中,無其意義的描繪終結於突起的疙瘩,蟬永遠沒有機會從土壤中爬出,出門覓食的螞蟻永遠走不回巢穴,你看著前方,卻向後邊走去。星星落了下來,月亮開始啃食自己,同心圓的線條亂成一團,本應有起伏的波浪卻拉成了直線。羊群仇視青草,狼嚎、關節摩擦的聲音混雜在一起,人的語言結成方糖,融化在水泥中。
  世界開始失去既定的形狀,框架一切的邊緣起始於溶解,互相背離喪失原形,喪失原形的型態又持續失去現有的形態。
 ...

【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02


前一篇:【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

►性格惡劣的魔女女審,閱讀注意。

-

01.

  某個不怎麼風和日麗也毫無雅趣可言的午後,廊道上佇足著一個女人與她的刀。

  「長谷部。」
  「是。」
  「我要睡午覺。」
  「……是?」
  不明就裡的壓切長谷部還沒來得及理解主子的意思,那女人便用毫無耐性地語調繼續說:
  「所以你給我坐好。」
  壓切長谷部挺直身子:「是。」

  女人毫不客氣地側躺在他的膝上,壓切長谷部在他猶豫該怎麼調整姿勢才能讓審神者躺得舒服點前,她便懶洋洋地隨意讓長髮披散在他的膝與下方的木地上。
  「……」
  「……」
  他之主的頭顱倚靠在他的大腿上,臉部對著庭園,從長谷部的視角只看...

【Thor×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6


►CP:(錘簡為前提的)簡基。
►2015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嚴格說來,他的確是曾經意圖想要殺了她,兩次。
 
  第一次只能說是針對兄長的挑釁,他對於性格驟變的兄長感到焦躁,而留意到在他身邊的那名女性。他並不能說殺害她便能夠證明什麼,但是要是因為那個女人的死而能夠起到令兄長哀慟的成果,他說什麼也想嘗試看看。
  第二次則是他藉由宇宙魔方親自來到地球的時候。
  在那之前,他透過艾瑞克.賽維,窺視著關於她的資訊以及記憶。
 
  最初是好奇。
  起先是好奇。
 
 ...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5


►CP:錘簡,但Loki戲份很多。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洛基,你當起賊了嗎?」
 
  通常珍.佛斯特在預定時間前提早回到家裡都不會有什麼好事。而今天她一臉怒氣沖沖,關上門也不先脫下風衣便不由分說地劈頭質問。
  原本翹著腿在客廳沙發上閱讀書籍的洛基.勞菲遜好整以暇地闔上了書本。他並不認為這是個好預兆。

02.
 
  「這就要看妳說的是哪方面了。」
  「就是『偷』的意思。沒有別的意思。難道我給你的生活費...

【Thor×索爾珍+微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4


►CP:錘簡,微簡基。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OOC見諒。

-

01. 
   
   夾在婆媳問題之中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感覺呢? 
   索爾一生都不會體會到了。 
   
   但他想,被夾在女朋友與弟弟之間的感受,大抵也不會和那差到哪去吧──至少他現在確實是切身體驗了。

02
  ...

【Thor×索爾珍/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3


►CP:錘簡+簡基。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當奧丁之子牽起她的手時,她總想著,終有一日,她會無法感受到他的觸碰吧。 
    無法再體驗到他的觸摸。 
  ...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2


►CP:錘簡,但Loki戲份很多。
►2013年舊文,時間點設為《Thor2》後的三人同居設定。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

01. 
    
    當邪神洛基撞見索爾與珍.佛斯特的親熱畫面時,會採取下列何種行為? 
    
    A.搞破壞。 
    B.出口揶揄。 
    C.將兩人親熱的模樣拍照下來,然後放大後掛在客廳上。 
  ...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1


►CP:錘簡,Loki是來煩嫂子和大哥的。  
►2013年《Thor2》剛出時腦洞的三人同居設定。
►雖然是舊文,但突然想到於是放上來了。
►採用譯名:Thor=索爾|Jane=珍|Loki=洛基



01.   
     
   「……我的褲子呢?」

  雷神索爾、邪神洛基與天文學家珍.佛斯特的某日同居日常,是從邪神洛...

【刀劍亂舞×石切女審】鳥與獸也是同樣


►一個瘋瘋癲癲的少女與淡定的石切丸爺爺的故事。

-  

01. 
     
  她拉開門後,起先是看到一條蛇。

  她想她是看到了一條蛇。

  但是她並不試圖逃開,反而朝著那個物體伸出了手。
  而在她的手指真正碰觸到那個爬蟲類的前一刻,那條細長、又不自然蠕動的生物卻轉而纏繞住她的手臂。
  ──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似乎是覺得好笑,也真的笑了出來。

  她反手抽出右腰側隨身攜帶的一把戰術刀,刀柄比刀身還要長上一些。和如今主流所受青睞的折刀不同,她一直都只喜歡固定刃的匕首。 
  刃部97mm,...

【七原罪×班伊】欲強奪之物


►2015年的舊作。
►盜賊X小姐paro。

01.   
    
  「你是壞人嗎?」   
  「是盜賊喔,我是盜賊班。」   
  「那是什麼?」   
  「我的名字。」   
  「為了什麼而來?」   
  「強奪。」...

【文アル×太宰司書】想自殺的吸血鬼與暴力修女

   
►吸血鬼paro。 
►挺莫名其妙的一篇… 



01初次見面   
    
  「虧妳區區一個人類能夠抵達我這裡呢……聽好了,我正是三大天王之一,稱號『赤之羽鳥』的天才吸血──」   
  砰。   
    
  奉命前來收拾佔據教會「某個紅色妖怪」的修女看著眼前的畫面,一時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

【文アル×太宰司書】池中瀕死之物

01.
    
     半夜被敲門聲吵醒,她用敲擊木板的頻率判斷來人是誰,睡眼惺忪地打開房門。渾身濕漉漉活像棄貓的太宰治映入眼簾時,她就知道他又自殺了。
     太宰治可憐兮兮、縮起身子由下往上窺探的視線令她心生不悅,那是種油然而生的煩躁感,就像目睹一件已經重看過上百次的電影情節,而自己還要被迫注視著不斷再上映的畫面。
     她沒有過問。
     也不想知道這次又是誰把他救上來,大概是織田作或者其他人──無論如何,都無所謂了。
 ...

【文アル×太宰司書】七夕短篇

01.   
    
  她為了轉換心情結束晨間的公務後,伸了個懶腰,腳步昏昏沉沉地來到庭院散步。   
  司書在庭中遇到了欲言又止的中原中也與織田作之助,他們兩人看似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彼此交換了視線後,將話又吞了回去。   
  「……?」   
  她有些困惑,最終仍是什麼都沒有問,慣例地朝著池邊走去。   
    
  接著她看見湖中飄來一具浮屍。  ...

【文アル/太宰司書】倚身已深


00.   
    
  倚身薄膜。   
  溺水者在蔓延燃燒的藍色火焰之中,如身陷篝火般揮動臂膀。   
  火海湧動著。   
  遷徒。逃亡。遷徒。逃亡。   
    
  就像焦炭一般求求你收容我吧。   
  就如焦炭那般求求你丟棄我吧。   
    
  ...

【Gintama×雙神】死物的囁嚅01


►原作向,但設定在一個謎之時間軸。
►我家雙神一直很暴力,請見諒。
►中間或後面會開車。
►時甜時虐的。初心是想寫甜的。

00.   
    
  我愛妳。他對妹妹說。   
  妳還記得嗎?   
    
  我記得你討厭我。她回答。   
  我永遠記得。...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番外》(R)



  兩年後的兄妹番外開車文。
  結果新坑被我擱著了先打個番外…只是想寫寫難得想溫柔一下結果卻被嫌棄的哥哥(?)(自作孽啊)

  →POPO
  → 網盤(至血至親至愛全篇+番外)
   密碼:anigaku

  如果連結失效或是無法點請通知我一聲,謝謝~

【雜談】談《荒謬》與神威與雙神

【閱讀筆記】卡繆的荒謬哲學《薛西弗斯的神話》    


  重讀了一次《薛西弗斯的神話》,試著用荒謬主義來談談神威。   
  嗯……都是一些無意義的、邏輯貧乏的個人廢話而已,無須認真!

   
► 『……舞台有崩塌的一刻。起床、搭電車、在辦公室或工廠工作四小時、回家用餐、上床睡覺,依著相同的規律,日復一日從週一到週六;大部分時間人都可以輕鬆地循著這樣的軌道前行。然而,一旦某天浮現了「...

【閱讀筆記】卡繆的荒謬哲學《薛西弗斯的神話》


荒謬與自殺 

  -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殺。判斷人生值不值得費力去活,就是在回答這個哲學的基本問題。而其餘的論題,比如世界是否有三度空間,心智是否擁有九個或十二個範疇,都是次要的。這些問題都是遊戲;我們首先必須作答。假使如同尼采(Nietzsche)所說的,哲學家為了贏得尊敬必須以身作則,那麼我們便理解回答的重要性,因為它將帶來決定性的行動。這些問題是我們的心明顯可感的事實,不過必須深入探討才能讓它們在理智上變得清晰。   ...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09完(R)


►完結篇。
►完結篇略長,一萬四千字。
►有一小段車。

32.   
    
  任何事不管多麼令人作嘔,人類終究有一日會對之習以為常。   
  有人察覺之而審視自我。   
  有人蠶食之持續無謂度日。   
    
  神樂年幼的時候在睡夢中失手將一隻兔子活生生掐死。   
  而打從那隻兔子的事情開始,神樂和他就應該明白過來某件事。   
  有時...

【Gintama×雙神】迂迴溺斃05(完)


01020304|05(完)



23. 
  
  ──你們對戰場的的渴求──在我耳裡聽來,就像是死命吶喊一般。 
  ──就像是──求饒一般。

  意識下沉到了最底部。 
  
  以為是池子,實際上卻是湖水。 
  以為是湖水,實際上卻是汪洋。 
  無邊無境,無遠弗屆。 
  
  ──如果這樣說,想必大部分的人都會原諒他的一時失足吧。可實際上卻不然,他這個人雖然自認坦率,實際上卻是惡劣到無以復加。 
  他是在深...

【Gintama×雙神】迂迴溺斃04


010203|04|05(完)



19. 
  
  看著我。 
  
  像以前一樣,看著我。

20. 
  
  神樂看見神威的瞳眸眼中倒映著自己的面容,又從自己的面容之中,望見注視著神威的自己。 
  
  她想,原因或許是出在他們從未開口說過「在一起」。 
  他們的關係不是出自巧合、邂逅、相識與熟悉構築而成,他們關係是以她的誕生為起因與結果連結起來的,並非哪方說過要在一起這樣的關係,而是打從一開始就「在一起」了...

【Gintama×雙神】迂迴溺斃03


0102|03|0405(完)



13. 
  
  「……這個地方,是我的牢籠。」 
  
  明明沒有任何人詢問,男人以自言自語的音量說著。但因為這個空間不曉得是特意利用回音原理造成的建築,儘管上方開了一個大洞,男人的話語透過回音仍然傳達到了他們的耳裡。 
  「我的牢籠,就在這裡。」 
  「你剛才的口吻似乎是你繼承了鳳仙的位置──那麼你就是現任第七師團團長吧。不過老實說那也只是我和鳳仙曾經有過一些個人恩怨,那也和你無關。至於會拿火箭彈轟炸,真的只是一時興起,老實說我在這底層,根本不可能知道你們是否還在上層。我原本...

【Gintama×雙神】迂迴溺斃02


01|02|030405(完)



08. 
  
  他尊敬著父親。 
  他想殺了父親。 
  
  他敬愛著母親。 
  他想殺了母親。 
  
  他寵愛著妹妹。 
  他想殺了妹妹。 
  
  對他而言,這些都可以同時存在。 
  對他而言,愛與殺並不構成矛盾。 
  
  她認為哥哥是個矛盾的人。 
  由矛盾構築而成的哥哥。 
  猶如殺意本能的聚合體以人類的身姿顯現一般,言行舉止都充滿矛盾的兄長。...

【Gintama×雙神】迂迴溺斃01


►2014的舊文,中長篇。
►生不出神威生賀只好貼貼舊文。
►兄妹晦澀情感有。
►因為是2014的舊文所以有些設定和後來的原作劇情有衝突到,請見諒。
►01|02030405(完)

00. 
  
  並不是不愛她了。 
  而是比起她,他有了更重要的事物。 
  
  ──但追根究柢,對她而言,這也如同不再愛她了一樣。

01. 
  
  像是溺死一樣, 
  像是溺斃一樣的感覺。 
  
  他...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08


29.   
    
  最開始的時候,神威其實並不能完全明白「痛」是什麼感覺。   
    
  在家鄉的那些時日,陰雨綿綿,濕冷的空氣振動著耳膜,響雨降臨至裸露的大地上,微風迴盪在空氣中,猶如亡靈慘死前的怒號化為低語盤桓人世間。   
  低語化為響雨中的支流,從他最憎恨的天空滴落,流入他的傷口中。   
  每當這個時候,他的舊傷總是隱隱作疼。   
  年幼又不擅於表達...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07


23.   
    
  這個世界上曾經有那麼一個人。   
    
  不管神威本性殘暴得多像頭瘋狗,他的那雙手、那指尖多麼慣於撕裂人體,也只有一個人他永遠不會傷害。   
  他不會傷害、也不會讓任何人去冒犯那個人。   
  神威這一生當中,大概也只會聽從那個人的囑咐,凝神細聽她的每一句呼喚。   
  只看著她;只聽著她的聲音。   
  儘...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06


20.   
    
  神威給她的選擇一共有三項。   

  一,殺了他。
  二,被他殺掉。
  三,離開他。  
    
  神威一直有意無意地暗示她選擇第三項。神樂隱隱約約也理解到這一層面,這樣做對他們兄妹是最好的,至少神威是這麼認為的。   
  說不定他還是故意在她面前殺人的。   
  就像他離開家的那些年,偶爾在某些夜晚,她會埋在被窩裡詛咒他去死一樣;在兩人分別的時候,神威心...

【Gintama3Z/雙神】至血至親至愛05


17.   
    
  日上三竿。   
  兩人輾轉清醒時,除了全身上下傷口傳來的陣陣肉體的撕裂感和杯盤狼藉的屋子外,還得面對一個更巨大的現實隱憂。   
    
  「怎麼辦阿魯,被爸比發現就完蛋了……」   
  神樂清醒後一開口就是這句。   
  「那個禿子不需要特別去擔心。」神威冷淡地說,將在懷中蠕動不安份的妹妹頭顱埋向自己的胸膛,不顧她的掙扎緊緊摟著。 ...

1 / 3

© 沫澱 | Powered by LOFTER